首页 小说 世情小说 清平山堂话本

蓝桥记

清平山堂话本 洪楩 1157 2021-06-01 08:40

  入话:

  洛阳三月里,回首渡襄川。

  忽遇神仙侣,翩翩入洞天。

  裴航下第,游於鄂瘤,买舟归襄汉。同舟有樊夫人者,国色也。虽闻其言语,而无计一面,因赂侍婢袅烟,而求达诗一章。曰:

  同舟胡越犹怀思,况遇天妃隔锦屏?

  倘若玉京朝会去,愿随鸾鹤入青冥!

  诗久不答,航数诘问。袅烟曰:「娘子见诗若不闻,如何?」航无计,因自求美酝、珍果献之。夫人乃使袅烟召航相识。及帷,但见月眉云鬓,玉莹花明,举止即烟霞外人。

  航拜揖。夫人曰:「妾有夫在汉南,幸无谐谑为意!然亦与郎君有小小姻缘,他日必得为姻懿。」后使袅烟持诗一章答航。曰:

  一饮琼浆百感生,玄霜捣尽见云英。

  蓝桥便是神仙宅,何必崎岖上玉京?

  航览诗毕,不晓具意。后便不复见。

  航遂饰装归辇下,道经蓝桥驿,偶渴甚,遂下马求浆而饮。见一茅舍,低而隘,有老妪缉缀麻薴,航揖之,求浆。妪呼曰:「云英,擎一瓯浆来,郎君要饮!」航讶之,因忆夫人「云英」之句。俄於苇箔之中,出双玉手,授瓷瓯。航接饮之,真玉液也,觉异香透於户外。因还瓯,遽揭箔,睹一女子,华容艳质,芳丽无比,娇羞掩面蔽身,航凝视不知移步,因谓妪曰:「果愿略憩於此!」妪曰:「取郎君自便。」航谓妪曰:「小娘子艳丽惊人,愿纳厚礼娶之,可乎?」妪曰:「渠已许嫁一人,但未就耳。我今老而且病,只有此女孙。昨日神仙遗药一刀圭,但须得玉仵臼捣之百日,方可就吞。君若的欲要娶此女,但要得玉仵臼,吾即与之,亦不顾其前时许人也,其余金帛无用。」航谢曰:「愿以百日为期,待我取仵臼至。莫更许他人!」妪曰:「然。」

  航遂怅恨而去。及抵京师,但以仵臼为念。若於喧哄处,高声访问玉仵臼,皆无影响。众号为「风狂」。如此月余,忽遇一货玉老翁,曰:「近得虢州药铺卞老书,言他有玉杵臼要货。闻郎君恳求甚切,吾当为书而荐导之。」航愧谢,珍重持书而去,果获玉桁臼,遂持归,至蓝桥昔日妪家。

  妪大笑曰:「有如此之信上,吾岂爱惜一女子,而不酬其劳哉!」女微笑曰:「虽付如此,然更用捣药百日,方可结姻。」妪於襟带解药,令航捣之。航昼捣而夜息,夜则妪收桁臼於内室。航又闻杵声,因窥之,有玉兔持杵,雪光耀室,可鉴毫芒。於是,航之意愈坚。

  百日足,妪吞药,曰:「吾入洞,为裴郎具帷帐。」遂挈女行,谓航曰:「但少留此。」须臾,车盖来迎。俄见大第,锦绣帷帐,珠翠耀目。仙童、侍女引航入帐就礼讫,航拜妪感谢。乃引见诸亲宾,皆神仙中人,后有一女子,鬟髻,衣霓裳,称是妻之姊。航拜讫,女曰:「裴郎不忆鄂渚同舟而抵襄汉乎?」航问左右,言:「是小娘子之姊云翘夫人,刘纲天师之妻,已是高真,为玉皇女史。」

  妪遂遣航将妻入玉峰洞中,琼楼珠室而居之,饵以绛雪瑶英之丹,逍遥自在,超为上仙。正是:

  玉室丹书着姓,长生不老人家。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