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神魔幻想 狐狸缘全传

第十一回 迎喜观王道捉妖 青石山妖狐斗法

狐狸缘全传 醉月山人 3342 2021-04-24 08:07

  词曰:

  世上痴人如梦,邪言入耳偏听。

  道人称道是仙翁,便说咒符灵应。

  一旦逢人聘请,假相露出无能。

  真仙若是惧妖精,岂不可笑可痛。

  话说老苍头扯住王老道,被众人说的将要撒手,只见王老道哼了一声,睁开两只红眼大声说道:"我这铁板数,从来不差分厘。我早知你这老头儿,定有很大为难之事。所以从清晨就在这里打坐,专等着你到。我算你家要紧之人,被魔魔住,病的危迫。因我王半仙与你们有缘,应该速去搭救。你这老头儿总算请着了。"老苍头说道:"神仙老爷言的一点不错。现在小主人实是病的深沉。"

  王老道不待苍头将原由说明,他便又用试探法听口气,问道:"你家幼主乃是年轻的人,时令症候,绝不至如此。他这病着实在非儿戏,其中有些奇怪。"老苍头道:"谁说不是呢?神仙爷既然算就,又与我们有缘,千万勿要推诿。定祈仙驾俯临,拯救小主之命。方才神仙爷说这病奇怪,他怎么会不奇怪呢?自从今年清明扫墓,小主遇见了个绝色女子,及小主回宅,不知那女子怎么也就来到书斋。两人朝欢暮乐,约有半载。所以小主至今骨细如柴,沉疴在体,小女子尚夜夜来会。还有小儿延寿,到后园摘果,无故被一九尾妖狐吃了,可惨可痛,这是我亲眼见的。如今想尽法儿也擒不住他。并且来来去去,人不知,鬼不觉。小主叫他迷的也不醒悟。昨晚我派了几个庄汉,为的是将妖怪阻住,不知他甚么时候早已进了书室之内。今早他将出门,我打了他一鸟枪,也并未伤着。他用手帕化了一条通天桥,竟从桥上而去。他还说他是神女仙姑。到底也辨不准是仙是妖。"王老道又接口说道:"一定是妖,非捉不可。"苍头道:"我也想着,这美女绝非仙女下界。故此特请神仙爷大施法力,将妖怪捉住,好救我家公子。"

  王老道见苍头已经信了他的话,又听说是个公子,心里想着:"既这等官宦人家来请,何不装出些作派来?"你看他对着苍头说道:"我王半仙也不是吹牛夸口,天下妖怪不用说,准能手到便除。他一听见我的法号,大约先就害怕,欲想逃跑。无奈你家幼主被妖缠迷已久,空画几道符,你拿去将妖退了,怕那病人不能骤然见效。莫若我亲身走一次,两宗事就可以俱无妨碍了。然捉妖治病倒不费难,就怕用的东西过多,有些花费,你们舍不得破钞。再者,我给你们将妖擒住,治好病症,咱们也先说个明白,不然,如今人情反覆的多,过了河便拆桥,看完了经就打老道。我实对老头儿说罢,我是叫人家赚怕了。我今先给你开个单儿,你拿回去同你们公子也商量商量,如要真心情愿,我作神仙的人亦不肯难为你,披给你二成账,叫你也彩彩。常言说,一遭生,两遭熟。倘日后你们再闹妖精,再得大病,我也好拉个主顾。那时还重重的补付你呢。今儿这件事,你只管听我嘱咐办去,我也不能过于自抬声价,留点人情,日后也好见面。"苍头道:"神仙爷,我们这一次妖精闹的还天翻地覆,那里禁得再有这样缘故?神仙爷千万别这么照顾了。"王半仙道:"就让你家这一次除了根,难道说你们本族、邻里、沾亲代故,就准保不生灾病,不闹妖精吗?你举荐我,我拉扯你,咱们两个一把锁,一把钥匙,谁还来敲咱的杠呢。不是说惟独开方、治病、念咒、捉妖,犹如探囊取物一般,他人料也没有这等手段。谁不知我王半仙是天上的徒弟,敢劫我的生意。"

  一面说着,将苍头一按说:"你坐下,我跑不了。你等着我给你开个捉妖单子,你好忙回去商议。我在这里听候准信。"老苍头听说要叫他先商量去,连忙说道:"神仙爷,不必这等取笑。我门宅中之事,同是老奴做主。一切应用的物件,无不全备。神仙爷只管跟着我去,你老怎么吩咐怎么是。只要治好我的主人,除去妖精怪,情愿千金相谢。我们绝不敢辜负大德,好了疮疤忘了疼痛。日后决不食言。"

  王半仙听罢,自己正在盘算,只见旁边有几个那平日给他趁摊贴彩的附耳低言说道:"这是咱们这一方的头个财主周宅老管事的。收了摊跟了他去罢。"王道得了主意,望着这些给他贴彩的说:"有劳列位,把我的摊子代我收了。贫道好去捉妖救命。"言毕起身,付着与他看,朝这些无考究的人作了半截揖,跟着苍头便走。

  顷刻来到周宅,让进大门。王道故意揉了揉他的红眼,向四下一瞅,便嚷说道:"厉害!厉害!满院妖气甚重。幸你有些见识,特去请我。若再耽搁几天,必定大祸临门。"苍头闻听,说:"神仙既然看破,先到书房看看我主人之病。"王道摇头说道:"你且慢着,你等我把妖怪根基寻找寻找。"说罢,便东瞅西看,满院里摇摆了半天,说:"你快找洁净屋子两间,我好请神退妖。"苍头说:"我们厅房宽敞,神仙爷同我看看。"王道说:"这也罢了。"二人入了厅房,这王道便坐在上面,假装着打坐养神,心里却打算着动什么法儿想他们的银钱。苍头一边侍立,连咳嗽声也不敢。令小厮捧过茶来,恭恭敬敬的放在桌案之上,一声也不言语,仍暗自倒退出来,在门外站立。

  老苍头伺候足有一个时辰,王道才伸了伸懒腰,打了个哈什,拿起茶来漱了漱口。老苍头说:"神仙老爷醒了么?"王道便一声断喝说道:"你真是肉眼凡夫!你打谅这是困觉呢?这是运出我的元神,遍游天下,去查访妖怪的来历。适才到了峨嵋山,去问我们一家王禅老祖,他说不知。我又至水帘洞内去问孙大圣,他也说没有。我想他三个尚然不知,这必不是人间的妖精。我赶着就忙上了天咧。刚到了南天门,又听说玉皇爷卷帘朝散,众天神已各退回。我又奔了蟠桃宫,这还凑巧,幸亏太白李金星在那桃树底下够不着摘桃儿,馋的流哈拉子哪。这太白金星见了我,羞的满脸通红。我说:'这又何妨?不但你老人家爱作这营生,连东方朔、孙悟空他们还来偷吃哪。'太白金星听我说话和气,忙问我有甚么要紧的事,好代我去办。我赶着将咱们这事说了一遍,太白金星说:"原来为这点小事。昨儿我已奏过了,那原是棒槌精作耗。当时玉皇大帝就要派天兵天将下界捉他。因又奏过,说:'这点小妖儿作乱,何必劳动天神,浙江迎喜观有个王半仙,他足可捉妖拿怪。'玉皇大帝允奏。可巧我正去寻找妖精来历,太白金星遂将缘由对我说了,我方回来。如今元神已归了壳。你快去将宅里所有的棒槌都拿到我看,认出他来,好画道符,给他贴上,定有效验。"

  苍头听罢,说道"世界上从未听说棒槌成精之理。"王半仙道:"你们那里得知,这个棒槌往往妇女使他捶衣裳,好打个花点儿,只顾用双槌打的石头吧儿吧儿乱响,听热闹;猛然将棒槌一扬,碰破了鼻子,流出血来,滴在上头,受了日精月华,他便能成精作耗呢。"苍头道:"不必论是何妖怪,惟求神仙爷拿住他就是了。你老快将捉妖用的东西告诉我,好去速速备办。"王半仙道:"先取文房四宝过来。"小厮听说,急忙捧到桌上。王半仙举笔便写,先要了许多用不着的物件,然后取过两张黄纸,俱都扯成条儿,胡抹乱画,又闹了有两个时辰方完,对着老苍头说道:"这符已经画妥,你拿去从上房贴起,凡所有的房子,一个门上一张。贴完了,管保灵应。"苍头道:"你老画的这符,都是甚么字,这等乱糊?"王半仙道:"这都是老君秘诵的咒语,五雷八卦灵符,又经玉皇爷阅过、念过,一句一字都不能错。这才又交给掌教元始天尊。天尊又传与天师张道陵。因张天师同我那神仙师傅相好,常来谈道。那时我还年纪不大,张天师瞅着我长的爱人,遂同我师说道:'你这徒弟甚是灵透,将来必成正果。我有秘授宝藏的神符灵咒,从不传人,今儿看你面上,我传了你这徒弟,也不枉咱们相契一场。'言罢,都教给了我。我师傅令我受罢,叩谢已毕,张天师也就去了。我便一遍一遍,一句一句的通学会了。从此我师傅便叫我到各处遨游,捉妖治病,拯救万民,行功积德。我当时又下了许多死工夫,将这符咒温习熟了,才出来救人疾苦。这是我揭心窝的本领,再不传人的法术。无怪你们凡夫不识这等文字,上边有好些位天神哪。"

  苍头道:"这等说,灵符有这些来历,妖怪一定可捉成了。"忙伸手接将过来,去到各房门上去帖。凡前边宅内房子俱各贴到。此时天色堪堪已晚,老苍头复又举步,欲奔书房,刚走至书院之内,一抬头,见一个女子立在书斋门口。仔细一看,竟是那用鸟枪打的那个仙姑。老苍头不见犹可,一见了这女子,唬的连忙向回里而走。

  不知老苍头如何告诉王半仙,且听下回分解。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