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历史演义 五虎平南

第十八回 段小姐谎词哄母 终南山真偈规徒

五虎平南 不题撰人 3365 2021-03-12 15:32

  诗曰:

  一心订就好姻缘,谎哄双亲结凤鸾。

  下降祖师相赠柬,他年破敌理方连。

  却说王怀女当下闻狄龙一番负约失信之言,便说:“公子,你言差矣。你既英雄自许,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此乃婚姻大事,岂可乱于出口?对天盟誓,难道天神地抵皆不灵验的么?我不与你争论,待狄千岁身离虎穴,段小姐前来投降,老身必然执柯的。”

  再说杨文广、萧天凤、岳纲等在阵中,只因暗如黑夜,不敢放马,守候多时,忽然光亮,其阵纷纷自解。三人不知其缘故,不敢追杀这些南军,一同拍马向宋军队伍而回。来到王元帅跟前,各言困于阵中暗黑之由。王元帅说:“此乃段红玉用法掩了阵中光明,今幸狄龙与红玉私缔姻缘,收阵回去,汝等得出。”传令三军回营。慢表。

  且说段红玉收了神兵,领了一千兵回关,一路思量婚姻之事,不觉进关来。想起十分难言,只懮父母不允,不若先探父亲之言,随机应变,此事方妥。当时来到滴水檐前,下了马,拜见父亲交令,段洪一见道:“女儿今日出阵,胜败如何?”段小姐说:“今日与王怀女斗法,她果然厉害,手下战将甚多,皆是骁勇之汉。女儿对敌一场,未得其利,是以收兵回来。”段洪说:“胜败乃兵家常事,今日虽然未胜,明日为父尽令城中众将与她见个雌雄!倘退了大宋人马,为父方得安心与你订个良缘,乃公事、私事两毕。”段小姐闻言,默然不语,别过父亲,往后堂而去,见过母亲。

  老夫人正在后堂,一见女儿进来,忙问:“女儿,你连日军务事情十分劳苦,今日开兵,胜负如何?”段红玉见母亲问他,谎说:“女儿今日出兵,遇了杨家女将王怀女,她的法术精奇,女儿的法术施去总不灵验,不知何故。”夫人听了说:“我儿,你平日说过,倘遇疑难之事,可以请得师父到来。今女儿何不焚香请师父前来,细问缘故?”此时段小姐忽然醒觉起来,心中暗喜:“何不如此将计就计说去,看娘亲如何?”此进小姐将眼一揉,双眼流泪,口中嗟叹。夫人一见大惊,说:“女儿,你因何忽然伤怀起来?快说知为娘!”小姐见夫人追问得紧切,不但不说,反大哭起来。夫人越觉惊慌,连忙近前扯女儿玉腕,与她拭泪,说:“女儿,你有甚事情?不必如此,快说与娘知!”小姐呼声:“母亲啊,只因你提起师父仙师来,为儿不觉心中凄惨,以至悲伤。”夫人说:“女儿,为娘提起你师父来,因何就触起你心事?到底是何原由?”

  段小姐说道:“此事论理孩儿不能说出口,事到其间,无可奈何,只得禀明吧。当日我师父传授女儿的法术时,临别之日,吩咐女儿:有某年某月大宋兴师前来,领兵主帅乃王怀女,她的武艺高强,法力精通。她提兵至此,立刻就好前去投降。况南天王我主乃一叛逆之流,终为狄青所灭。我们拒敌,就算逆天行事,传我法术,自然不灵验的。果然今日交兵,法宝全然不应。若不早降,举家还有性命之祸;倘降了大宋,世代身受国恩。还有一言不好出孩儿之口,但母亲要我说明,女儿也顾不得羞惭了。仙师说女儿的姻缘该是宋营中狄龙,若违背了师言,就有滔天大祸,再三叮咛而去。女儿谨记在心,直到今日早上交兵,果有狄尤其人出阵,与女儿战斗了二十合,他的武艺高强,女儿非他对手,只望施法得胜,奈王怀女更高于女儿,只得收兵回城。方才母亲说起师父,倘女儿欲待不言,诚恐祸有不测,说出来实见羞愧。”当下夫人听了,吓得目定口呆,叫声:“女儿啊,幸得你对我说明此事!若竟含羞不说,险些误了大事!娘且请你父进来,与他商议。”忙唤丫鬓传请。

  不一时,段洪进来坐下,说声:“夫人,有何事情?”夫人见问,就将女儿的话一一述知。段洪闻言,默默不语,想了一会,唤声:“夫人,我想此话甚是荒唐,况且终南山云中子仙师怎肯忽离仙界,来管这俗间之事?我段洪虽生蛮地,身受主恩,岂肯低头受降?夫人休信女儿之言!”段红玉初时假造虚言,谎哄双亲,满拟可遂她心愿。岂知今日父不准信,心内暗惊,粉面通红,暗说:“不好了!这事休矣。如何是好?且看母亲如何答话。”原来这夫人乃是妇人之见,把女儿之言认定为真,今听得丈夫不信其事,心中暗怕,呼声:“老爷,我想云中子仙师乃道德深高,能知过去、未来之事,既是预留下此事此言,老爷何不准信的?只懮逆天背理,大祸临身,悔之晚矣!”段洪闻言,喝声:“妇人家听信谗言,随口乱道,陷我行此不义之事,我断不背主求荣的!”夫人见丈夫大怒,不敢再言。小姐当下说:“不好了。父亲决然不信的,姻事不成了!”想一会,呼声:“爹爹,女儿焉敢在父母跟前说谎!若还是不信,待女儿今夜焚香请祷师父下凡,便知明白了。”段洪说:“我从来不信鬼神的,你说法术乃云中子仙翁授你,我亦不信。如若你请他到来,为父亲口问明,方才准信的。”小姐满口应承,一心思量师父偏庇于她。是夜命丫鬟排开香烛,深深拜祷,暗祝仙师助赞姻缘。

  却说云中子仙师正在洞中坐,忽闻一阵信香风过,屈指一算,已知其意,笑道:“徒弟啊,你虽与左辅星有姻缘之分,怎奈机缘未到,况你以法力擒他,这小将心中不服,口虽应允,不过哄骗你的。只等候到黄花洞狄门父子被王铁头和尚困住,该你前去相救,那时才是你姻缘会合之日。右粥星姻缘乃兰英,二人还未会面。今他叩祝,要贫道助力,怎奈你姻缘未至,又失信于你。不如前去赠他数青。”

  实时提笔将柬上书了几句,吩咐道童洞中谨守,抽一柬驾云而来。不一时到了,按下云头,呼声:“贤徒,为师到了。”小姐当晚祷告完,正在盼望之际,见仙师到来,大悦,跪伏于地。仙师唤声:“贤徒,你事为师已尽知明白。今授你柬一纸,观看柬中之言,便知你终身大事。”说完,云中落下一柬,仍驾云而去。那段洪一生不信鬼神,见女儿焚香叩请,一时果然来了一位仙翁,吩咐一番,云头落下一柬,忙上前拾起。小姐叩首起来,见父亲已拾起柬帖,一齐在灯下观看,上有七言律诗一首云:

  千里为婚一线牵,也须待命达时权。

  左辅红玉成当配,右两兰英也共联。

  其中变幻真难测,若里机关岂预言?

  询问和谐花烛夜,黄花洞口结良缘。

  八句之后又有字数行列后,上写着:

  贫道言词须当谨记,倘违背师言,轻举妄动,必遭天谴。凡事

  随缘安分,自有一定之数,岂可强为?此八句诗是你终身之事,尽

  在于此,切嘱。

  段洪看罢此柬,霎然大怒,说道:“好个狡猾丫头!险些被你哄弄,误了忠臣名节!你为着婚姻事就要父投降大宋,陷我于不忠之地,若非仙师来指示,轻举妄为,祸不远矣。我养你这不肖女儿,败坏家门,要你何用!”说罢,拔剑走到红玉跟前,正要动手,夫人连忙上前扯住。夫人含泪急呼:“老爷且息怒,听我一言。想起来女儿请师到来,亲赐一柬,上面言词隐而不发,未有显言,如何要杀她?你且说个明白!若还屈死了她,妾身与你决不干休的!”段洪说:“你言我无故杀女,你难道未曾听见仙师柬上言词?先八句诗其中深奥,一时难明;后面书明白吩咐,不许轻举妄动,凡事随缘,不可勉强而为。他早间对你之言,皆乃谎说,明是阵上遇着少年宋将,私许了婚姻,所以回来谎哄欺瞒。若不斩了这不肖之女,难雪心恨!”夫人说:“纵有此事,求老爷暂且容了她,安身自有主意。”有段龙、段虎闻知,也来解劝父亲,段洪只得收回剑。小姐满面羞惭,啼哭起来。夫人说声:“老爷,我想女儿自行为端正,岂有一时改换心肠?于阵上遇了宋将,这婚姻之事如何说得出口?况仙师柬上言词含糊不明,细细参详出内里情由,或者女儿该配合这未将,也未可知。”段洪说:“夫人,你要见个明白也不难,那贱人谎称应配这狄龙,但宋营中必有其人,明日教贱人出马,若将狄龙擒来,或阵前伤他,就罢了;如若不然,定是难容!”夫人说:“老爷之言不差,明日叫她出敌便了。”段龙兄弟又劝父出园而去。

  有夫人劝解女儿说:“你父一时气怒,认错机关,要来伤你,明日又要你出敌擒宋将。但娘心明白,不用悲伤。”小姐只是含悲不语,夫人吩咐丫鬟搀小姐回房安歇,小心服侍。此时小姐坐于房中,心中羞怒恼恨,师父下了此柬,出丑一场,越思越恼,忿怒中欲寻自尽。又想:“在阵上与狄公子许下婚姻,又许他放回狄元帅。我死不足情,一来未曾放出狄元帅,二来未见公子一面,诉我被屈一场,对他说明,我死了,使他知我不是失信负心女子。”想罢,纷纷珠泪滚流,有侍女上前,再三解劝。小姐不知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