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历史演义 五虎平南

第三十九回 包龙图登台选将 杨金花夺帅逞能

五虎平南 不题撰人 3243 2021-03-12 15:32

  诗曰:

  叛逆南蛮大怒凶,生灵百万丧场中。

  干戈不息民遭害,势尽难逃入网凶。

  却说畲太君见包公不信她家没有能人,推却不下,忙说:“大人既不确信老身之言,何不劳步到鼓将台,传鼓点问,便知有人否。不知大人意下如何?”包爷说:“太君之言有理。”畲太君吩咐擂鼓点将,家丁领命。

  当时,畲太君、包公同上了将台坐下,只见杨府中家将,男分于左,女分于右。包公在将台上,两边一看,这些男将,个个虎背熊腰,身材凛凛,果像武夫;只见右边女将十二寡妇,皆是年老,下些是小姐们、丫头辈,短衣窄袖,竟非妇女气概,倒像个勇战将军。包公见了众将男女英雄,不知哪个是出类拔萃之人。

  畲太君见包公沉吟思想,呼声:“大人,何不传圣旨所命,或有能奇者可擒妖道,去领旨,也未可知。”包爷点头,便大呼:“你等男女众将兵听着,老夫奉旨前来选将,因为狄千岁征南,蛮王差来了一妖道,神通广大,妖法高强,还有毒气喷人,受毒即死,是以无人抵挡。你今众中男女将士,如有破得妖道才能,快些前来应旨,待老夫启奏知天子,加官爵重赏,领兵前往……”言未了,只见女班中有一人应声愿往,包公抬头一看,但见这女子生得:

  身材短小方三尺,圆眼浓眉粉面凶;

  跑走如飞来往急,声音响亮似铜钟。

  包公看见,说道:“好个奇丑女子也。”便问那女子:“若肯领旨,可通名上来。你胸中有什么韬略,法力如何?”它龙女闻言口称:“丞相,奴家乳名它龙女,只因生得身材短小,面貌奇形,行事粗鲁,合府中人三百余,吾独任厨中饮食之职。我虽一丫头,且喜武艺,闲来后园演习,合府中人哪里是吾对手!我用一对火叉,叉重有一百四十斤。有一日在厨中打睡,梦见灶君老爷说,我后来有大贵之命,只要去随征南蛮立功方有出头之日。他传我一腾云土遁之法,教吾将双又咒念真言飞起,即化火龙,说数年之后可擒敌人。”包公听了大喜,说:“你言虽如此,未见你法力,不敢准信,万一虚词,有误国家大事,非同小可。”它龙女说:“包黑子,你何必以言捉弄我?小丫头平日为人一片老实,并无一句谎言。果然灶君老爷教吾许多法力,虽然身材矮小,力量高强武艺不弱,必要去随征南蛮的。”畲太君听了喝声:“好胆大贱丫头,无些的礼律,得罪包大人!”吩咐:“与我拿下,重打数十。”包爷忙呼:“太君且息怒。此女言来若实,口出大言必有奇术的,且试验她罢。”太君说:“虽然如此,她言语不逊得罪大人,乞祈恕怪海涵。”包公说:“这也老夫不介怀。”当时,太君喝声:“你的法术何来?哪有此事?快快拿兵器来看。”它龙女说:“太君不信,待奴婢取兵器来,只由太君挑个好汉,来与奴婢比拼五六合。倘若数合之中不能取胜,奴依旧回厨中炊火煮饭。”言未了,身子一扭已不见了,借土遁去取兵器。太君、包公大悦。包公叹息说:“海水既不可量,人亦不可量,此女必然可用的。”

  不一时,它龙女飞跑而至,手持两把铁叉,有五六尺长。众男女将士一见晒笑。它龙女见众人笑她,心头带怒,说:“众位,有本事可来比武。”有杨金花喝声:“贱人出言无状,压欺众人,吾来也。”包公把金花小姐一看,生得:

  头戴垂金凤,娇花一朵新;

  腰细如春柳,步走似行云;

  心慧知韬略,材高达武文;

  天降凌霄女,扶助圣明君。

  畲太君见是金花小姐,便说:“孙儿,你今来与它龙女比武,只恐吾儿手重伤了她,不若在众人中选一将来与她比试便了。”畲太君言尚未了,见男部中飞出一家将,出马喝声:“吾来与你比试。”二人上前禀明,太君吩咐:“只许你比武,不许你伤残性命,如有伤了性命,即比胜了,亦重处逐出,永不再用。”二人领命。此将乃陈洪先也。二人动手战有三十多合,陈洪先打败,走了。

  有金花小姐拍马上前要比武。它龙女一见,说:“奴婢不敢与小姐比手段,情愿小姐出师,奴婢为先锋。”金花说:“这不相干,奴只要比拼武艺、法力高低的。”一枪刺去,它龙女双叉架过,金花又是一枪,她仍用双叉架过,不回手。包公与畲太君一见,喝住说:“你二人不必动手,上前听吩咐。”二人下马走到将台前。包爷说:“老夫看来,你二人皆有可用之材,不必相斗争雄。明日奏知天子,金花封为主帅,它龙女为先锋,往擒妖道回朝,其功不小。”

  拜谢起来,只见下首一人大呼:“留下先锋印与我来。”众将一看,乃是魏化也。包爷一闻此将声如巨雷,果然生得勇猛:身高九风貌凶狠,两目如珠闪射光;英勇杨门为领袖,飞腾神术最称强。当下,它龙女一见着惊,想道:“我素知杨府中只有此人,名魏化,合府中称他第一条好汉,力能推山。今来夺先锋印就不妙了。罢了,他以鲁力为强,奴以法术胜他。”此时,畲太君喝声:“魏化,你也来比试?料它龙女不是你对手,依吾主意,你也跟小姐前往随征,与朝廷出力均同一体,何必争夺此印?”魏化听了,冷笑说:“太君,非是小人前来逞勇,只因她眼横四海,目底无人,藐视一府中人,若让丫头夸了口,岂不羞杀了杨府中男子英雄?小人一定与她比武见高低。”畲太君尚未回言,它龙女大怒,喝声:“匹夫敢来与奴比武么?”魏化说:“然也。”二人放开坐骑大战,斗杀二回,它龙女到底敌不住,忙跑下几步,口念真言,咒起左手火叉,它龙女跨上,腾云而起,上九霄云外而去。魏化见了,把金头鸟一拍,只见神禽二翅展开,起在空中赶来。它龙女见了,又抛起右叉,化作一条火龙,口吐乌云张牙舞爪追来。魏化一见,惊骇而逃,它龙女赶去,魏化喝声:“它龙女,吾本欲取印,不想我法力低微,让你为先锋罢。我无颜回府,烦你转达包公,上本说我魏化要随小姐去平南,明日我在教场俟候小姐。”它龙女大喜应诺。见魏化既说明了,忙收回火叉落下,拍马来至将台下马,将魏化之言达知。包公、太君大悦。当时,包公下了将台出了杨府,回朝复旨不题。

  当日,刘庆上了求救的本章,即又席云到山西。是日,进了小杨村,直至狄王府,下了席云,将狄爷家书传进王府内。有这位夫人,自丈夫被困,二子随征,时常放心不下,终日懮怀。前时,差人到汴京打听,屡闻奏捷回朝,其心略安。是日,只见丫鬟进来禀上:“千岁爷边关有家书回来。”实时递上。平西夫人拆开书一看,云:

  愚夫奉旨南征,别母抛妻,不觉光阴三载。自兵进南方,屡已

  得胜,连取二关,收录降将二员。女将段红玉、王兰英已匹配二子,

  二女将俱有战功于宋,正乃才貌相当,毋庸为念。近日下,蛮方妖

  道抗阻大兵,愚夫临阵中毒而亡,后得恩师灵丹活命。今拜本回

  朝,顺附家书,倘朝内觅取不得破妖之人,未知何日班师,哪军胜

  负。如贤妻优于法力可除妖道,望祈领旨兴师,倘得其人,不劳跋

  涉,代力奉侍年老萱亲,足感愚夫远离膝下之罪,便见贤妻恩德。

  但愿早日得胜还朝,夫妻再叙。

  公主看罢,说:“书上虽言他父子无灾无咎了,但今又来此妖道,如何是好?俺想自家贪利图名,焉得埋名自乐!倘他有日得胜回朝,劝解丈夫弃职归林下以度天年,免得担惊受恐,尘雾中没有收场。况二子年少随征,倘有不测,追悔已迟,幸他书上传言平安,想来朝中未知差哪人前往除妖道。倘若无人,哀家必要领旨的。”命丫鬟问明刘将军,圣上差何人去收除妖道。不一时,丫鬟到来,说:“刘将军言,圣上旨到杨家,着老太君挑选众将,今已定夺了。乃是杨金花为元帅领兵,他府中人它龙女为先锋,魏化为后军统制,领兵倒也有限──不过二万五千人。只为秋千岁并不是求请救兵,只拜本回朝寻觅法力高强者,不畏喷毒之害,就进兵,指日可破灭南蛮了,是以不用多领军马,但他兵定于本月数日后动身了。”公主听了点头说:“哀家久闻杨金花小姐法力高强,深明图阵战策,吾师父说起她乃桃花山圣母传她的兵书、武艺,如今领兵去,一定得胜回朝了。但愿丈夫、二子早日得胜班师方好。”

  当日,刘庆辞别去了。回朝奏知天子:席云回去南蛮地,以安元帅之心,天子允奏。即日驾云先走了。不知大兵何日动身,且看下回分解。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