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历史演义 五虎平南

第二十三回 纯阳阵拿捉宋将 报异梦明传武曲

五虎平南 不题撰人 3010 2021-03-12 15:32

  诗曰:

  妖僧排阵困英雄,助道回天强立功;

  哄动蛮王开杀戮,生灵百万丧场中。

  却说狄龙、焦廷贵在阵中央,王和尚喝令神兵来拿他,狄龙说:“如今料不能逃脱,我与你跑上法台将妖僧杀死,我们纵死在阵中也得瞑目。”焦廷贵说:“公子之言有理。”二马一拍,抢上法台。王和尚一见二将来得凶勇,飞枪上台,急忙取出落魂铃,口念真言摇了两摇,二将在马上已昏昏迷迷,跌落马下。王禅师吩咐手下兵丁:“将二人收入囚车,待拿了狄青,一同解上我主大王发落。”歇一会,焦廷贵、狄龙苏醒了,睁眼一看,见身陷入囚车,方知被妖僧法术擒了,此时心中十分懊恼:不该强领帅令到此打阵。焦廷贵愤恨难消,将秃贼呼骂不绝口。

  又说众天兵把宋军一千五百,齐困到中央戊己土陷坑中。宋兵心慌意乱,踏着此处,“”的喝声响处,一千五百人马俱下坑中。王和尚用旗一挥,天兵各归本位,令人到蒙云关,将张忠、李义、岳纲俱上了囚车,推入阵中,连焦廷贵、狄龙共是五架囚车,齐放法台之下不表。

  再说王元帅与狄元帅,见狄龙、焦廷贵二人,带兵直进阵中,只望鸣金,意二将便回,岂知彼二人自逞英雄,闻金不退,进阵不回。二位元帅吓得大惊失色,连说:“不好了,二人杀入阵中,定然性命不保。”心头着急。又见阵内杀气冲天,旗幡变动;有半个时辰,阵中方才不见杀气,动静收藏。二位元帅就知,不是被擒,定必伤残了性命。王元帅口中嗟叹不已。狄元帅思起父子亲情,犹如万箭穿心,暗暗垂泪,呼声:“逆子!你未出马就嘱咐你浅进阵中,略探消息。你就满口应承,与王元帅立令,鸣金即回。岂知你闻金不退,硬进阵中,如今生死未卜。这焦廷贵,虽然一鲁莽之夫,也是忠义之人,随着本帅多年,也深可惜。”王夫人劝言,呼:“元帅,何必烦恼,死死生生自有数分。公子打阵虽然凶吉未分,料这妖道伤人,俱用落魂铃,生擒囚下,也未可知。”狄元帅说:“他二人自取其祸,也言不得了。只懮这妖道摆下恶阵,何日能破他,如何打算方可?”王夫人说:“你放心,虽然妖道有此法术,摆下此恶阵困了我师将土,也是众将该有此灾,非于兵将之弱,我们且紧闭营门,往汴京调取穆桂英。她一日一夜可至,相与进阵,自可破了。”狄元帅无奈,只得收兵,连夜差人回汴京。又发令紧闭营门,不许懈惰。

  当夜,狄元帅为思儿子被陷阵中,无情无趣闷坐帐中,不觉隐凡而卧。忽闻外厢有脚步声响,一刻,只见二位青衣童子至帐前笑言,呼:“武曲星君,吾主武侯差吾等来相请,现在洞中相见。”狄元帅也不问他姓名,即随着二青衣而去,耳边只闻风响,身如人云中。不一时到了一座宫殿,甚觉幽雅,元帅进了中门而入,侧耳又闻音乐之声,无数仙官两旁坐定,一尊神圣在中央,纶巾羽扇,身披鹤衣,色分八卦,腰束九股丝绦,面如冠王,目似流星,一见即离位恭身,揖至大殿中见礼坐下。尊神呼:“狄元戎,你今日奉召征南,蒙云关上遇了妖僧摆下恶阵,若破此阵,除非是段红玉,她乃千年狐狸转世。她有一宝,名曰阴沙,若用此沙一撒,其阵立破。令公子狄龙,乃左辅星下凡,他两人乃千里姻缘,必然请到女将军方能破此阵。吾曾算过,若是甲子之日错过,这段良缘再没处寻了。若汴京人至,也不能破此阵,这是天数,非人力所强为。但令公子良姻为要。吾乃后汉诸葛也。”言罢,吩咐二青衣:“速送狄元戎回营。”狄帅正要开言,只见青衣将他一推,忽然苏醒,四下一看,方知作一大梦,开言便问左右:“此时候将有几鼓?”有巡逻更军人禀上:“正三更了。”狄元帅闻言,细想梦中之事,实奇哉。不信此事有些奇验,有此神灵。果有此事,乃天助成功也。再思一番,还是历历可说。他言如此,狄龙二人未曾被害。

  思思量量,不觉天色已亮。命左右出营外,唤一二处土民速带进来。左右领命,去了半刻,带了两个年老土民来到帐前下跪。狄元帅吩咐他起来,询问道:“你此处可有诸葛武侯庙否?”二老民禀说:“此地有名山,曰富春山,在西南角,离此一百八十里,果然山上有一武侯庙。前时,蜀汉得他征平孟获,不伤害一个黎民,百姓沾感他恩,是以建立庙宇把享。”狄帅大悦,厚赏老民而去,带喜色道:“这是天子的洪福,感动神明前来托梦。这武侯乃后汉一忠臣也,他指示说,要破此阵除非段红玉。前者她已有意投降,思我儿为婚,但今不知她在于何处,实难寻见。”又想,神圣吩咐,不可不信,何不前去进香谢谢神明,求签再探消息便了。五指推算来,今日壬戌,明日癸亥,后日甲子又到。次日,狄帅说与王元帅知之,王元帅说道:“此乃南蛮之地,若去,必改换去戎装悄悄而行才好。”狄帅说:“本帅此去,只带大将一员,暗藏兵刃假扮商人,在客店一宵,暗中密访。”言罢,狄元帅即令石玉换过衣装,暗藏兵器,别过众人而去。王元帅放心不下,又差孟定国、高明、杨唐三将,带领精兵二千在半途埋伏,以防不测,又差五十名小军,在富青山四方周围打听,若有急事,即速奔回,以便救应。

  且言狄元帅与石玉一路言谈,不觉天色已晚。二人进了饭店,用过晚膳,寄宿一宵。次日,备了香烛,一程跑了二十里方才到了山前,果然好一派山景。二人也无心看玩,一程上到山中进庙,慢表。

  先说王兰英公主说起富春山武侯灵验,呼姐姐去叩谒同往。段小姐大喜,呼声:“贤妹,愚姐屡闻父亲说,武侯神圣灵感,祸福无差,乃一尊正直之神。离此不过五十里之路,明早去烧香许愿,于狄公子婚姻之事,果然神圣准我奴家心愿,即死亦甘心。”王兰英听了笑道:“姐姐,你我一闺中之女,焉能自择婚姻自寻佳偶。我想,这员小将虽然生得美貌,他乃中原大国的贵公子,犹恐他从小有了亲事。姐姐一心念他,只怕后来懊悔不及,做大反小,不遂你心愿的。倘姐姐听我所谏良言,且将狄龙公子丢在一边,免得你日日怀思苦念,坏了身体,你道如何?”段小姐听了,无言可答,满面通红。王兰英看见她长吁不语,便呼:“姐姐,奴先间之言多多有罪。只因你我交结情深,胜如骨肉,是以倾肝吐胆尽忠告之言,望姐姐休得见怪。”段红玉说:“贤妹何出此言!你我姐妹情深,有善相助,有过相规,正当如是。但奴前生欠下牵连债,故以此段姻缘蹉跎不就。但奴今生不得与狄公子相配,自愿终身守贞,誓不适人。”王公主见她心如铁石,不觉好笑,说:“姐姐,你伶俐一世懵懂一时,岂不闻姻缘前生所定,人事焉得强为?姐姐今坚守无二,可谓钟于情也。”段小姐说:“贤妹可为知奴肺腑。”说完,命丫鬟带备香烛,家丁数十人,二人上轿,登程而去。

  先说狄元帅、石将军二人到山顶,一程进了庙门。头座乃是后汉五虎将关羽、张飞、赵云、马超、黄忠五位尊神;过了头进,穿下丹墀就到大殿。只见香烟霭瑞,灯烛辉煌,几个道士在大殿一旁并立,殿中端坐此位尊神,上有牌匾,书云:后汉诸葛武侯。狄帅看罢,顶礼祝完,石将军答叩,下阶与道士见礼。这些道人见那两个人打扮不同,相貌不俗,连忙下阶顶礼相迎,说:“二位居士贵处何方,哪里人士,尊姓大名?乞道其详。”狄元帅说:“承老师们下问,吾乃远处湖广人氏,贱姓王,名青,此位舍弟。因为置办货物路经此山,闻得武侯灵感,是以虔心前来进香。”众道士说:“原来二位乃中国之人,小道失敬了。”连忙请他上客堂上坐待茶。忽有本庙侍者来报:“老师来了。”众道士听了慌忙起位,吩咐侍者:“款待尊客,小道少刻再来奉陪。”说完,个个奔去了。狄帅见此心疑,忙问传者:“这老师父来了,因何你们如此慌张跑去的?”不知侍者如何答应,且看下回便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