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历史演义 五虎平南

第三十四回 狄元帅计斩孟浩 达摩祖毒陷宋军

五虎平南 不题撰人 2990 2021-03-12 15:32

  诗曰:

  南蛮孟浩也称能,逞勇沙场赛斗争。

  无奈天时归大宋,夸强轻敌必伤生。

  当下焦、孟二将会阵,焦廷贵见来将生得面如锅煤,马壮人雄,高喝“通名”,便喝:“贼奴,吾祖焦赞,拜兴国公之职,六国闻名,幽州菌石闻他丧胆,只因盗取尸骨,死于吴天塔下;吾乃焦廷贵,大宋天子驾下、狄元帅麾下官封威烈将军。你老子鞭下不死无名之卒,快快报名。”孟浩说:“吾乃毒水溪孤朵王孟浩也。南王命吾为后军主帅,统兵前来灭你大宋。你非本帅对手,急唤狄青出马受死。”说罢,拍马抡叉当胸刺来,焦廷贵铁鞭急架相迎,大战三十多合,孟浩本事高强,杀得焦廷贵抵挡不住,孟浩将钢叉横旁一捣,使个乌龙伸爪过去,焦廷贵说声“不好”,将身一闪,在左肘下早已中了一叉,刺进征衣透甲,鲜血流出。焦廷贵喊叫一声,负痛拍马逃走回营。

  孟浩又来讨战。狄元帅见焦廷贵被伤,怒道:“谁人出马擒他?”张忠说:“小将愿往。”即领人马杀出关前,大喝:“贼奴休得逞狂,我来也。”孟浩喝声:“来将何人?”张忠道:“吾乃大宋天子驾下,官封五虎上将,本将军乃狄元帅麾下,扒山虎张忠也。若知厉害,快快下马受缚,免得动手。”孟浩听了大怒,喝声:“休得多言,看叉。”张忠大刀一架,二将飞开战马,杀得刀斧交加。一连冲锋四十多合,张忠觉得招架不住,虚斩一刀,拍马便走,回归本阵。

  孟浩正要追赶,有长沙小将石玉一马飞抢来,大喝:“贼将休来!”孟浩见他来得凶狂,提叉指道:“本帅刀下留情,不斩你无名小卒,快唤狄青出来受死。”石玉怒道:“吾乃五虎名内将军,难道斩不得你这奴才么?”孟浩笑道:“本帅尝闻人言,大宋五虎将英雄无敌,却原来乃狐假虎威的伎俩。”石玉闻言大怒,喝声:“不必多言,看枪!”孟浩钢叉又急架迎,冲锋到五六十合,石将军看看抵敌不住,想来难以取胜,只得拍马回来。

  狄元帅早已闻报,实时披挂上马,带领众军,出到关前。孟浩催马正追赶石玉,只见关前来了一支军马,旗下一员大将,手持大板刀。他忙勒马看,见宋将来得威风凛凛,相貌非凡,把马退后几步,喝声:“来将何名?”狄爷大喝:“奴才听着,吾乃大宋天子驾前征南主帅、平西王狄青也。本帅威名四方畏服,扬名宇宙,谁人不知?你们依智高乃一无赖小民,妄敢倡首为乱,据陷五土,本帅今日奉旨征剿,还不献上首级,尚敢抗拒么?”孟浩听了大怒,放马过来,一叉直刺,狄爷大刀架开,二将一来一往,杀得征云遍野,雾气腾空,正是:棋逢敌手,将遇良才。杀过平交,一连争持百十合,两边战鼓如雷,三军吶喊。狄爷想道,若与他力战,便费力了,不如用拖刀计斩他罢。即虚砍一刀诈败而走。孟浩冷笑道:“谅你走到哪里?”拍马追来。狄爷故意把马一催,见孟浩来得切近,狄元帅即带转马,大喝:“贼将休赶,看刀!”孟浩已退后不及,砍于马下。元帅见孟浩已死,他手下众兵逃回营去,狄爷也不追赶,即令回兵。王元帅出关迎接,设酒贺功不表。

  又说南兵败回,报知这道人。此时,道人大怒,正要出马报仇,一班众将功息说:“天色已晚,难以交兵,况宋将已回关去,我兵又是初到,正在劳动,国师且息一宵,明日出马如何?”道人说:“列位将军之言有理。”言罢,退去。

  次日用了战饭,实时拿了铁铲,三声炮响,大开营门,向关骂战。早有小军报知帅堂。狄元帅闻报,怒道:“本帅明知这妖道有异术伤人,我何惧怕?事君致身,何懮利害机关?必要与你拼个雌雄的!”传令:“抬进金刀、盔甲,马匹俟候。”王夫人说:“千岁且息怒,今日切不可亲临敌地。你乃一军中主帅,倘有差池就不妙了,不若命别将出关吧。我想,僧道出军临阵,定然恃用妖术的。”言未了,只见帐前恼了穆桂英,大呼:“元帅之言也差了,妾想,邪不胜正,堂堂大国岂惧一妖僧?如若是迟延不即出敌,由他辱骂,岂不被妖道耻笑我大家无人,惧怕于他?”

  此位穆夫人,乃天门破阵惊夷狄,杨家女将是名员。当时这位穆夫人,头一位女英雄,怪不得她一团豪气,不肯任敌人施威。

  这王夫人见她定要出马,便呼:“贤媳,你出关迎敌倒也使得,只是要小心为主,千祈勿恃法力穷追妖道。”穆桂英应诺,实时戎装上马,带领女兵三千,放炮出城,来到沙场。妖道一看,只见宋营中队伍内冲出一员女将,但见妆扮得:

  头挽青丝用勒箍,外披铁甲内征袍;

  猖头兽面腰间系,锦翠貂裙脚下符。

  金莲斜踏葵花蹬,玉腕手提雪片刀,

  虽然半老佳人质,四海闻名女丈夫。道人看罢,喝声:“妖妇通名受死。”穆夫人一看这道人,生得面如朱砂,一面杀气,颏下一派红须。夫人道:“吾乃天波无佞府杨府穆桂英也,你这妖道不必言语支吾,看刀。”言未了,大刀夹头砍来。道人大怒,铁铲急架相迎,杀将起来,不分胜败。

  却说狄元帅在关,只闻远远战鼓之声,狄爷对王夫人说:“穆夫人出关与妖道交锋,本帅也放心不下,不苦与元帅同出关视敌如何?”王夫人说:“妾也有此意。”二人各各戎装披挂,带领三军众将,炮响出城。

  又说这道人与穆桂英,没有三十多合,耳边又闻炮响之声,就知道有救兵出城,远远见关内果然涌出大队人马,中央两柱龙杆帅旗,左右分开男女二员大将,后面数十将拥护。道人心中暗喜,料得二将乃大宋的中军主帅,倘若伤她,宋师何然愁退。当时与穆桂英斗杀,料难取胜,只得混成一口毒气喷将过去,形如黑烟,腥气难禁。穆夫人按捺不住,毒气归心,自知不好,忙借上遁走回关去不表。

  场中二位元帅大惊,连忙喝令众将冲杀过去,将妖道围在中央厮杀。当时道人依仗法力赛斗。这穆夫人与他法力本差不多,现有王夫人为助;所厉害者,他未脱蟒形,千年毒气,凡体故不能禁受,即练成仙道,亦要避他。此时来将刀斧交加,杀得道人前后受敌,蛮兵一万已被杀散。道人大怒,即混口毒气向王凡喷去,王凡立时跌于马下,道人伸手一铲,王凡脑浆迸出。王兰英大惊,抢回尸首。道人一连四喷,四员偏将落马,他一铲四下,已分为八段,他趁势杀出重围。

  狄元帅见他伤了许多大将,心中忿怒,舍命拍马追去。王元帅大惊,早已驾云跟随狄爷,刘庆也飞来随后。道人当时见一大将随后追来,心中带怒,把马兜回,也不动手,将毒气喷出。狄爷打个寒噤,又跌于马下。道人正要动铲,王夫人跑上一枪,向他面门刺来,他吃了一惊,收回大铲。刘庆将元帅抢回。道人毒气又向王夫人喷来,不意王夫人驾云走了。道人得胜回营。

  当时王夫人进回关中,吩咐将王凡与四员偏将尸骸收殓了。但狄元帅、穆夫人面如黑漆,七窍流血,然心头尚暖,身体未被伤。狄家兄弟下泪纷纷,王兰英放声痛哭,众将均为伤感,王夫人与杨文广十分悲痛。王元帅含泪呼声:“孙儿众人,不必过哀,已死不能再活。一来狄元帅已死,军心懮榴,二来妖道得胜,今日一阵,将我大宋军威挫尽。这妖道如此厉害,毒气伤人,看来三军之众危矣。”王兰英带泪说道:“妖道,南地屡闻他这口毒气厉害,伤人无药可救。依妾愚见,一面紧守城池,理了元帅丧事,赡养三军。然后差刘将军回朝奏知圣上,元帅归天,待天子知道,再选能人。速令公子往竹枝山,招安了段红玉来投降,可以抵敌这妖道。”王夫人说:“公主之言有理。”即拨令与狄龙,命他往竹枝山去招安段红玉。公子含泪领令去讫。王夫人又拨枝令,正要差刘庆回朝,他忽然想起一事,大呼:“元帅与夫人有救了。”不知如何有救,且看下回分解。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