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典籍 佛教经典 月磵禅师语录

月磵和尚语录卷下

月磵禅师语录 释月磵 14315 2024-06-05 20:00

  

  月磵和尚语录卷下

  再住荐福禅寺语录(己亥十二月十三日)

  侍者永仁宗焕编

  上堂。深藏岩窦。隐遁过时。事无一向。出则为人。出则不为人。用在当机。是什麽时节出头来。快便难逢。牢关把定。道绝人荒。召众云。道不可以言宣。不可以智测。昭昭乎心目之间。而不见其形。历历乎语默之际。而不见其迹。欲隐弥露。易见难识。山僧前住此山。退席时。将二十年说不尽底佛法。尽情扬在督军湖里。不曾将眼覰着。从教烂却。只今人天普集。未免东捞西摝。重新为现前一众。举扬去也。卓主丈三下云。毕竟是何。腔调万年欢。

  举。世尊一日陞座。大众集定。文殊白槌云。谛观法王法。法王法如是。世尊便下座。师云。世尊刚被文殊涂糊一上。荐福今日陞堂。人天毕集。不可虗设。烦主丈子出来。广说法要。各宜谛观谛听。卓主丈一下云。法王法如是。

  上堂。谢□□□。觉城东际。有恶知识。河口海目霹雳舌。说心说性。说迷说悟。误赚多少英灵衲子。逗到东湖之东。恶将恶报。浓煎湖水当洋铜。

  结夏小参。小参古谓家训。拟说第一句。早成第二。拟卓主丈。早成繁词。拟竪拂子。早涉頋鉴。无言之言为真言。无见之见为真见。无闻之闻为真闻。释迦老子。昔於灵山会上。画地为牢。谓之圆觉伽蓝。累及天下衲僧。千载之下。转动不得。吐气不得。山僧既为其直下遗教之孙。敢不遵奉先规。只得杻上着杻。枷上着枷去也。良久云。会麽。庚子年四月十五。荐福结夏。

  举。初祖达磨大师。昔自西天竺国。涉流沙十万。游梁历魏。至少林面壁九年。付法後。说偈云。吾本来兹土。说法救迷情。一花开五叶。结果自然成。师云。者缺齿老胡。心毒不如口毒。

  上堂。瑞岩惺惺。荐福莫莫。瞒盰佛性。束之高阁。月磵别用的当一着。(良久云)易覰捕难执捉。不见道。无意求时却宛然。有心月处还应错。

  上堂。举。僧问赵州。万法归一。一归何处。州云。我在青州。做一领布衫。重七斤。师云。大众会麽。桥断疑无路。峰回别有村。

  又颂云。彩云影里仙人现。手把红罗扇遮面。急须着眼看仙人。莫看仙人手中扇。

  闰八月望上堂。一轮明月。两度中秋。不知今夜里。谁复再登楼。云开万里桂香浮。

  可长老满散水陆请上堂。一切有相皆是幻。以幻为幻幻复幻。瞿昙四十九年。纵无碍辩。演如幻法。达磨十万里西来。直指人心。见性成佛。传如幻法。天下老古锥。续焰联芳。全提半提。绍如幻法。若有个汉。具决烈之志。埽佛祖窠臼。於如幻中。破如幻境界。作幻中佛事。成就如幻中幻事。方有少分相应。崇宁成翁正可长老。照了诸幻。以如幻身。据如幻刹。以如幻财。成就檀波罗蜜。种种如幻善因。饥者得食。寒者得衣。贫者得宝。以如幻施。周徧法界。复以如幻之心。设大无遮无碍如幻之供。若圣若凡。若幽若显。普皆供养。天龙以是而应感。列宿以是而照临。祖祢以是而超昇冥漠。河沙幽滞。以是而拔济。无不满足。无不懽喜。无不赞叹。仍请老僧。登如幻座。以如幻舌。代佛宣说如幻妙法。召众云。且道。正可长老所作。如幻种种殊胜切缘。老僧所说。如是妙法。毕竟有何奇特。万像参罗皆喜悦。福如沧海寿如山。

  上堂。庭前桂绽金粟黄。满地散清香。鲁直当年参晦堂。吾无隐乎尔。当下错承当。累及丛林。千古更错商量。

  新鞔法鼓上堂。活剥泥牛之皮。包褁虗空以为鼓。须弥为架。横亘十方。禾山老汉。尽其臂力欲打。打不着。信相菩萨。尽其神力欲梦。梦不到。荐福以无手人。用无柄枹。只今为诸人。试一击看。卓主丈一下。直得六种震动。天雨四花。於是百千诸佛。聚而议曰。声到耳边耶。耳往声边耶。展转论义。经八十反。舜若多神闻得。远自乾闼婆城而来。笑为打证云。若将耳听终难会。眼处闻声方始知。

  上堂。如何是佛。殿里底。如何是道。墙外底。有千人万人见。无一人两人识。何谓如此。飜令所得迟。只为分明极。

  平江美岩木翁和尚讣至。上堂。人从洪州来。却得苏州信。报道太湖三万六千顷。彻底乾枯。直得乾坤黯黑。万像攒眉。灵岩岩中古佛。从定安详而起。振威一喝。便见法涛白浪。际天渺弥。召众云。月在波心说向谁。

  跋无境法语

  老无境。将从上诸老。曲彔床上野狐涎。满盘捧出人前。余一再观之。不觉为之呕吐。後之阅者宜审。

  跋宏智语

  温州老汉。大曹洞一宗。雷霆後世。内帖数字犹隐□有骇蛰韵。隐岩其隐之。

  东岩寿仪赞

  以幻智灯。无幽不烛。舌头较善。手头较毒。中兴东圆。晚据天育。尽东南界内。数来恶业。无这尊宿。

  跋修背吴道子地狱图

  性佛惟众生。本来同一心。心能恶其善。即为地狱。心能善其恶。即是天堂。梅翁有克家同心。而一善装饰此画图。普劝一切人。舍恶而归善。功德愈光明。梅芳不老春。

  宝严宝长老请赞

  不会禅不会道。据曲彔床。一味性燥。谓佛祖坐在半途。把衲僧尽情折倒。有时指泥团土块。直百千金。有时将玉殿琼楼。作一茎草。每笑径山师云。全无准绳。谁管天童先师。公案未了。识得渠侬。拙处三分。却许宝严寺里。剑峰长老。

  题丹霞烧木佛图

  丹霞烧木佛。义出丰年。院主眉须堕。彩奔龊家。法海浪平春昼求。戏将老手拔鲸牙。

  跋宋诸老墨蹟

  余出丛林早恨生晚。见前辈尊宿。於晨星晓月之时。每怀歉慕。以今视之。与昔尤异。然此帖内诸老。皆宋导师。不能不使後人。复思後人也。

  题哲古智语

  只今吾汇尊宿。散于天下名山者累百。今观古智此录。乃羣飞中之鸾凤也。岿像运之灵光。此颓波之砥柱。他日又当为吾汇贺。

  跋程唯叔松风藁

  浮梁居士程君唯叔。儒而学佛者也。昔者累过余。余见其身心纯一。笃志於道。後归。复师吾子东山崇。崇甚器之。崇寂。余躬至竟後事。唯以偈唁予云。老牛失犊已堪悲。针水机缘只我知。捡出杀爷刀在手。对人犹哭我儿儿。己亥岁复过余钓雪矶。余举三转语勘之。末後一语云。荐福有一语。举似诸人。良久云。会麽。唯云某甲耳重。请师再举。余乃喝。唯有松风藁。乃其平日造大口业。谤佛谤祖之语也。余不甘故。纵笔端之。口以证之。

  景玄盛居士求语

  景玄居士景其玄。其玄之玄玄更玄。此玄不可求而得。此玄不可外求玄。远之愈迩不可离。瞻之在後忽在前。离却玄兮玄亦无。於玄既无无亦无。白云飞处一回首。悠然喜见古匡庐。

  题龙岩庐山行卷

  康庐胜处。龙岩行得到。见得到。说得到。愚极叔谓不曾到。艮岩谓亲到。据老拙看来。来老总是抟量。龙岩未到。

  裴相国捧佛床黄蘖安名李翱问道药山

  无名名是为佛名。不道道是为真道。费尽分踈。蘖山药峤。

  送行

  送钦禅人游岳

  雪峰不登岳。辛苦事参访。虗空开笑口。猿鹤增悲怅。我昔乘天风。绝顶倚藤杖。羣山如子来。万境供一望。至今清夜梦。吟啸烟云上。道人胆气粗。一叶吞湘浪。欲识活祖师。告君语非妄。绿苔褁断甎。便是南岳让。

  送仁侄入淛

  古来行脚有样子。莫只游山并[翟*元]水。江南两浙多禅林。带眼直须先带耳。数十年来已寂寥。况复乱离生死里。一言非理不可道。一武非地不可履。善友师教不可舍。庸鄙强饕不可儗。彼所非者诚可监。我所长者不可恃。一切妄想生死因。参须实参明自己。佗日归来如所嘱。痛棒依前分付你。

  送彦侍者

  瑞阳俊彦彦侍者。貌山泽癯语洒洒。访我东湖竹边寺。为言来自远公社。殷勤载覔赠行语。有语非语笔难写。浑仑一句持赠君。不可取兮亦非舍。归见溪边老菸菟。当机有掌休便打。免教臭口向人开。道汝又捋虎须也。

  借雪窦韵送淳维那

  吴山碧楚江碧。天地茫茫渺何极。出门无是无不是。着眼当机须辨的。诸方门户泼天开。真底奚真伪奚伪。灯笼露柱尽知识。庭前栢树西来意。春风意春风急。千里万里谁能及。湖水蹙天波欲立。

  送妙达往淛

  逸汝短句意不尽。送汝长句无可写。不长不短赋一篇。适[打-丁+直]今朝忙不暇。临别草草笑与言。真个参禅忘昼夜。一回参到无参处。犹是上宿道傍舍。吴越青山千万重。拣个鉢囊何处挂。娘生两眼蓦然开。方信山僧真可骂。

  送印空书记

  一印印空来点窄。三贤十圣那可测。匡庐万叠云锦乡。鄱湖万顷水精国。篆文见得甚分明。元是一字不着画。拍来号令人与天。顿教古道长颜色。我应隔江合十声。啧。

  送僧

  摘杨花摘杨花。唵摩尼吽[口*发]吒。便恁麽会已是错。不恁麽会尤更差。一回撞着无面目老骨檛。方知元不在天涯。

  送圆侍者

  香林侍云门。阅十八寒暑。刚把野狐涎。涴却所衣楮。汝侍吾笔砚。我元无一语。乃以羊角峰。蘸竭东湖水。学本无止法。犹海深无底。斥鷃从卑飞。大鹏九万里。

  送付藏主

  老我无堪涉世囏。鬓毛新糁雪霜斑。有人来自庐山中。眼如点漆音如钟。衔袖出新卷。两眼惊且眩。方知亲自香溪哥室来。老婆心切言诙诙。三世诸佛一口吞。一大藏教彻底飜。丛林乡社。有此俊迈之英才。我辈可老可死无余怀。

  印月

  性海湛如。心月皎如。水与月融。月与水摄。水月交光。印文呈露。山河大地。万象森罗。一印印定。虗彻洞明。廓兮烱兮。以证来观。

  送福上人

  禅欲参兮道欲学。莫负娘生一双脚。培塿不足登。蹄涔应易涸。观水须观百千溟渤之钜海。登山须登万丈嵩华之乔岳。高高高无极。深深深无底。一回见得亲。冥鸿千万里。

  正秀行脚

  长老小师不参禅。只为寻常见得惯。汝今别我要行脚。与汝谩说个公案。我亦黄[奄-大+立]长老儿。少年发志大犹低。一筇行徧半天下。要勘诸方老古锥。发足仍发勇猛志。莫把参禅当容易。只今诸老若晨星。半人所在亦须至。山僧年老已心孤。那堪送汝更写偈。出门步步好为人。九万里程一鹏翅。

  进无止

  灼然大道如大海。浩无涯涘深无底。摐摐万有资之生。生生不已由兹始。饮者大小随所量。随量满足皆厌喜。有人直欲探其源。得其源矣进无止。若从涓滴识全潮。方信万波元一水。

  达此宗

  若论此道若须弥。根四部洲高无极。日月循环无昼夜。毗岚纵作无变易。欲达此宗须造颠。徧参闽楚几山碧。一回见得亲。万叠巍峩只卷石。

  雕匠羗若正

  昔有僧问佛印禅师曰。如何是佛。佛印答之曰。木头雕不就。佛印虽则一期答这僧所问。其如巧匠何。君正羗大夫业雕甚精。人率孚而任之。一日访钓雪翁求语。以自壮。因诘之曰。佛作麽生雕。笑曰。我以无臂之手。用无銕之刀。取无根之木。雕无形之佛。若然则吾当为汝。以虗空为口而赞之。古汗有敏匠。能作诸佛像。有相皆是妄。无相之中有真相。

  德详大师礼补陀五台

  五台峩峩五云里。补陀峩峩东海底。大士元不在其中。误赚平人知几几。江南吴越诸导师。短偈长篇费言语。老僧有语写不得。一再殷勤奉劝汝。若论观音与曼殊。尽恒沙界无不是。灼然端的要见渠。不用千里与万里。只消着眼未生前。面目堂堂即自己。

  竹隐(东林宁侍者)

  香严去沩阜。欲南阳阳竹。片瓦太无端。等闲相击触。累及忘所知。嘉名受污辱。有人今効尤。千顷种寒玉。澹然冰霜中。岁晚乐幽独。慎勿轻击着。清风自然足。

  送善禅人

  学道如牧牛。寻牛须访迹。牛既已纯熟。牧乃便省力。靠壁旧乌藤。一朝生两翼。天地岂不大。去当六月息。

  送瑊侍者

  有佛处不得住。斗门硬闸。无佛处急走过。栏江紩网。赵州立者两重关。致使学者。欲去被去碍。欲住被住碍。无自由分。伶利衲僧。拶得透跳得出。方为庆快。虽然。更须知五里单牌。十里双堠。始得。

  送僧

  勇猛发心要行脚。莫把光阴空费却。青山绿水眼中尘。梵语唐言皆毒药。瞥转机先亲见彻。万里秋空飞一鹗。

  渊侍者归天童西岩和尚塔所

  堂堂幻智翁。为宋钜魔孽。我昔误见之。痛棒打得折。冷地蓦思量。有屈无处雪。渊也长庚来。言侰曾不灭。幻出窣堵波。黄金充一国。村草步头草。香风春茁茁。有语远寄将。捻鼻消一咄。

  送竺源合侍者

  佛道实幽远。未易可窥测。着眼朕非先。犹鬲恒沙国。一切俱放下。百不会不知。只在鼻笑头。元不鬲丝厘。吾道今如何。秋风落叶多。满手握春风。吹醒氷霜柯。

  送则自然书记

  老来不写送行语。送子不可无一句。几回特地费思量。有句可写难写意。从上佛与祖。别无可指示。只要息心仍息念。墙壁木偶恰相似。蓦然见得亲。不负出家志。茫茫日月去如飞。转得眼来老已至。当思祖道重千钧。凛如一发孰可寄。钓雪矶头瞠老眼。秋空万里孤鸿远。

  送舜禅往庐山

  行脚须具行脚眼。当以前辈为标格。近来丛席说庐山。禅子竞趍不吴越。汝今直往虎[俟-ㄙ+亡]溪。一香三拜依位立。棒如雨点打将来。当下知归。方是行脚事云毕。

  严首座法语

  临济参黄檗。清凉见地藏。总是打头不遇作家。到老翻成懵董。澹翁严首座。学问淹愽。处性冲澹。久历丛林。养高东湖。忽然兴发。倒握过头杖子。刚要於七闽二淛。徧地拨寻会佛法底人。忽若撞着个无面目老骨檛。棒头无眼。脱下衲衣。痛与一顿。那时却休学伊道。悟得临济在黄檗处。吃棒底道理。

  宗藏主之吴越

  嫋嫋春风软。点点春山远。如来禅与祖师意。满眼满耳无不是。短筇拨着南北峰。钱塘万顷寒涛舂。一笑归去来。云中五老咲颜开。

  送昙昱侄礼拜净慈愚极老叔

  汝今别我去行脚。听我殷勤重告汝。人身难得今已得。直须着意明自己。只今丛林未寂寥。四海一翁老愚叔。惠日峯前九拜时。照頋麤拳当面筑。白发盈颠七十翁。期汝有成志超越。为报江海几故人。晚年富贵一矶雪。

  送辨藏主

  老眼正昏明。喜见哥宁馨。吐语[金*得]璆玕。秀发禅林英。斯道犹丈厦。颓焉欲倾阤。独支期敏手。毋擅立壑美。大鹏一举九万里。

  珍维那归径山就简虎岩和尚

  水云相望楚与吴。三年不作问安书。英英禅子来岩边。为我细说岩平安。但言倒握无形棒。若佛若祖难近傍。烦寄一语休拍盲。本来无佛无众生。不妨借取腕头力。永为大地人知识。

  颂

  礼仗锡己禅师塔(师平生唯食泥土)

  吞却七峰无寸土。灼然无地着屍骸。不知当日谁闲管。刚把虗空掘窖埋。

  礼思大禅师塔(福严)

  岿然七十二峰秀。灵骨温温色尚新。我若等闲开坐具。阿师无地着浑身。

  礼杨岐禅师塔(云盖)

  正脉如今一绵微。不堪惆怅泪交颐。冷云深没楚山顶。全体当年缩项时。

  悼霍山(住雪豆径山圆寂)

  老倒霍山无赖吒。妙高峰顶恣抛沙。大开死口凌霄上。又是一番重退牙。

  孏瓒岩

  天子亲颁字十行。难徵老子起岩房。只将牛粪星儿火。煨得蹲鸱万古香。

  石屏塔(中竺)

  曾分定石竺峰前。回首秋风三十年。漠漠吴天自空濶。老猿和雨哭苍烟。

  石林塔(净慈)

  云寒窣堵玉棱层。自酹西湖一勺清。老舌炽然无慈在。钱塘潮[袖-由+感]宋王城。

  礼黄龙先师塔

  钝锹搅动苍龙窟。浪激波腾海岳昏。一笑不知深问讯。先师灵骨俨然存。

  浙中象外诸友寄新作

  肝胆重重楚越分。别来不愿见诸君。那知熟血重相喷。涴却三千里水云。

  怀径山诸友

  十年交结几冤憎。别後谁能记姓名。遥想瞎驴成大队。挹南岳又望东溟。

  谢无文惠书不至

  一幅无文倍息全。无端流落水云边。秋空鴈字重书出。顿首分明到不宣。

  田叟

  半亩春风个钁头。通身泥水不曾休。布成荆棘参天了。老子今年丈有秋。

  斗山

  四角量来四极同。乾坤大地在其中。鰕儿没兴跳得出。冲破须百万重。

  贺庐山罗汉老子

  说法声如动地雷。小南铺席又重开。成羣引得獃尊者。远远也从高丽来。

  悼无文和尚

  玉几深深结死冤。错传一印漫无文。春雷轰破轰不破。尽尽江天飞暮云。

  玉厓朝京归住天地

  天上明光四度登。古今屈措几人曾。放光近向庐山顶。莫谓文殊夜放灯。

  送仁侄

  恶业相从十五年。未尝蹉口教参禅。而今年老心孤甚。三十乌藤趂上船。

  南侍者往送乃师朝京

  阿师北去朝金阙。欵语丁宁子一回。京洛春风无限好。我宽襟袖褁将来。

  法相习兄小室在黄金山下

  人间万事不如闲。湖海归来紧着关。自笑一生贫不尽。黄金推作屋头山。

  寄和寅知客来韵

  老来怀抱转难平。棒下全无舐犊情。尚有一分慈悯处。教人只向棘中行。

  万杉东源和尚塔

  活葬东风百草源。只因错会祖师禅。十千古木匡庐顶。一一枝头啼杜鹃。

  送僧归金陵白莲庵

  石头城里屋三椽。满屋清香是白莲。皎洁一心何所似。夜深淮水月初圆。

  摘茶

  拚双赤手入丛林。要覔春风一寸心。但觉爪牙归掌握。不知烟雾湿衣襟。

  莲社题经荐孤魂

  一卷百千万亿卷。普使幽冥趍净方。越水东边明月夜。白莲朵朵晋时香。

  赠发匠

  年来顿觉发如丝。多少傍人笑老痴。妙手不须频摘剃。几人得到白头时。

  多宝寺

  千涧碧流寒漱玉。万山黄叶冷摇金。若言即此见多宝。猿呌岳云深更深。

  罗汉浮柸图

  神通妙用无些子。踏破沧溟几处潮。个个脚跟学逼逼。老僧无暇举藤条。

  血书金刚经

  娘生指上血一滴。染尽给孤园里花。三十二枝春盎盎。不知香蔼几恒沙。

  天童四威仪

  行无端失脚堕深坑。转得步。笑倒更幽亭。

  住一身贫到无贫处。有谁知。狎鸥并宿鹭。

  坐却被蒲团先识破。松作声。元是微风过。

  卧太白一峰枕头大。伸双脚。虗空俱踏破。

  仁侍者往淛

  痛把山藤手自鞭。衔冤又上淛江船。东湖佛法无多子。莫打诸方肋下拳。

  送会侍者见雪岩

  仰山作梦梦未醒。噡语如今转更乔。识得渠侬穷伎俩。跨门先倒用藤条。

  送富侍者入京

  灼然要敌王公富。捱到无锥卓地时。万里秋空双眼豁。不知身在御楼西。

  赠戈阳剪剃祝咏

  端的洪炉百炼铜。双収双放凛寒霜。这些柄杷捻得定。要截诸方短与长。

  定山

  诸缘外息心无喘。堕在那伽那一机。蹉口一回轻噫欠。疾雷轰破五须弥。

  北海

  谩将折筯探源流。直到俱卢穷尽头。端的这回亲见彻。百千溟渤一浮沤。

  送琇上人

  楖栗横肩犯晓寒。倚天青即是庐山。上人幸有娘生脚。直到高高顶[宁*页]间。

  掬月

  等闲[拚-ㄙ+ㄊ]取娘生手。万浪中间搅一回。拶得清波无透路。玉蟾辊入掌中来。

  梅山

  午夜寒香泛翠微。横斜影里立孤危。看他垂手为人处。放下悬屋第一枝。

  寄呈西岩和尚

  玲珑岩下忆辞师。软语丁宁归莫迟。昨夜春堂轰霹雳。分明一喝再参时。

  湖东庙化元霄

  楼台鬲岸沸笙箫。万斛金莲撒碧霄。湖水东边杨柳[木*头]。也开青眼看元霄。

  送逊禅人

  楚天空涧鴈横秋。扬示二千年话头。闪电光中如不荐。满蓬烟雨上孤舟。

  赠刀镊

  如星冏冏了双眸。妙处工夫少与俦。捏定这些真柄霸。衲僧那个不低头。

  送恢侍者

  觅安心法没来由。獃立庭前雪到腰。只好别行条活路。看庐山看淛江潮。

  无相和尚塔(开先)

  怒霆轰耳记曾呼。充塞乾坤恨未除。将谓阿师无实相。春风万叠峙康庐。

  天池资胜庵

  万个篔簹带雪青。一庵犹自揭唐各。道人心欲留云住。宽着俨问屋数楹。

  天池半云亭

  脚头步步蹑云梯。到此须知恰半之。绝顶欲观天地阔。不妨款款策藤枝。

  寄保寿心镜

  保寿当年不渡河。个般檐板误人多。劝君賸买草鞋好。弹雀何曾只就窠。

  枯山

  点点寒颷振槁枝。翠微重叠冻云垂。春风万斛呼不醒。别嶂一声啼子规。

  雪溪塔(圆通)

  六月炎天飞片雪。山河大地冷凄凄。三年只道消融尽。冻合侯家水一溪。

  寄净慈愚极老叔

  见说翁翁老更颠。为人单只用麤拳。近来发得无明甚。打破虗空没半边。

  送俊侍者(时东君退玉几留雪窦东林圆通欲取皈庐山)

  爷看千丈岩前瀑。顶雪遥应瀑雪同。石虎溪边倾石耳。要听铁锡响寒空。

  渊侍者自幻智塔所来就见翠岩木翁

  

  送肃庵长老归北

  倒跨金狮别五台。哦嵋庐岳眼中埃。袖藏小白花归去。人道亲提东海来。

  建育王塔

  越水新营窣堵波。与他玉几不争多。从今客路三千里。又累奔驰刘萨诃。

  新僧堂

  荐福重开地狱门。要从衲子结生冤。若还将脇沾他席。热銕烧身又一番。

  番阳大浸

  本来清净无一物。大地山河忽渺弥。童子不须抛瓦砾。老僧定观正斯时。

  矶亭

  一亭新立雪矶头。澷向空中抛直钩。几度无风浮子动。老僧终是懒擡眸。

  道者化栽树

  倒握仰山锹在手。掀翻大地覔知音。纵饶济北阴凉树。入土也须三尺深。

  送鹅湖鋔侍者

  笑穿无耳破芒鞋。赐得高低百丈摧。月磵有拳当赠汝。只今忙甚别时来。

  圣旨看藏经陞座。释迦老子。昔於灵山会上。百万众前。七处九会。舒广长舌相。纵无碍辨。横说竪说。尘说刹说。炽然说。谓之转大法轮。以致龙宫海藏。天上天下。尽虗空界。无非此经。却云。始从鹿野苑。终至跋提河。於是二中间。未尝谈一字。拂迹尘生。欲隐弥露。二千二百余年。乘大愿力。再示现於此郁单越。为天之子。为人之王。显膺大宝。远绍皇猷。万机之暇。勑四天下苾蒭众。以一大藏教经律论。一一志心看念。直得春盈万国。万国欢呼。四三王而六五帝。熈熈然共乐昇平。正当此时。敢伸祝颂。召众。良久云。会麽。愿将一藏经中字。一字延鸿亿万年。

  结座。於一微尘出此经。万象森罗着眼听。殷殷春雷撼天地。同是三呼万岁声。

  送人

  青山立玉水粘[卄/曳]。祖意明明在目前。短堠长亭何所许。处处春风啼杜鹃。

  寄天童日东岩

  村草步头草几深。从教埋没祖师心。也应曾不着眼觑。觑着还应恨拍襟。

  题可长老寿塔

  汝今未老早安排。窣堵波从此地开。胜处笑曾舒老眼。好一矗矗送青来。

  谦侍者之天童

  长庚峰顶展炊中。白日青天海岳昏。痛棒当机连架打。低声道我是师孙。

  送才首座

  冤家别去幸相踈。不拟重来胆气麤。三十乌藤不轻恕。也知年老觉心孤。

  海国山山呌子规。不知何处卸征衣。拳头自是娘生底。莫向诸方肋下挥。

  天童化五凤楼

  太白峩峩峙碧霄。百千诸佛欠遮头。愿君施五凤楼手。成我山中五凤楼。

  顺维那归仰山

  近日传闻小释迦。恣施瞎棒与盲枷。再参通我一转语。春至山山桃自花。

  送住禅人归疎山

  住住住。眨眼白云飞去。杜鹃声在最高处。春风花满甜桃树。

  送亲宗古住西山崇报

  满天花雨忽毵毵。定起闲将鼻观参。却是西山山下寺。古薇枝上绽优昙。

  法道如今危未危。老眸近觉泪沾颐。期君硬着腕头力。一发千钧在此时。

  中道者

  笑问殷勤求底事。却言近离古杭州。开口便作佛法会。老来无力举藤条。

  仙禅人

  一人半人之所在。吴越从头验一回。三尺炊巾襟袖里。向人只道看山气。

  寂林

  我国从来本晏然。萧条活计自忘年。无端一阵微风过。万树苍松竞说玄。

  镜清塔

  阿师活葬此江皐。障却钱塘几度潮。可是髑髅乾不尽。蛙声依旧响春宵。

  东黄龙雪村

  一别龙峰五十年。堪嗟尘世事茫然。门前旧日长松树。恨杀春风啼杜鹃。

  题跋

  题华严经後

  乙亥之变土寇甚。绿林之酷。破廪焚庄。众础鞠为一炬。而此经於大火聚中。放五色异光。不与烈焰俱烬。佛法之在天地闻。只万类而无对。亘万古而独存。非小根魔子之所能知。非水火之所能变。彼之觊心。猛甚於虎。欲奄有我境。而天定胜人。辛乃自衂。我之为我自若也。惟信都寺持此嘱语。目纪其宝。留供庄所。以警聋俗。以诏我後。

  题破庵和尚帖後

  破庵老祖示众。不是心。不是佛。语犹埙器中。具黄锺大召音。百世之下。闻之者。亦足以兴发。今之作者。犹危弦脆管。非不美好。能热凡耳。而一闻则索然而尽矣。九拜敬读。凛焉为之发立。寿首座其宝之。

  题楞严十二类後

  昔龙胜菩萨。於灌顶部。出此经。流布五天。五天世主。保护秘严。不妄传授。智者大师闻之。日夜西向礼拜。愿早至此土。至唐神龙初方至。而智者竟不及见而没矣。今云禅人。书此十二类。揭诸檀林。吁妄即众旃生真即如来。期诸来学。离妄即真。同诸如来真三摩地。

  题敬首座圆通偈

  右阜以诸佛五五所证圆通。各为析为偈。以鍼其痛处。余一再谛观雨笑曰。灵山受记。未至如斯。

  题无准和尚书三自省

  龙门九十六颗明珠。向径山老祖一毫头上。放大光明。幸为源侍者。卷而藏之。否则眩惑丛林。未有了日也。後四十九年甲申。荐福不肖孙某拜题。

  为东山跋圆觉经

  圆觉总八万四千陀罗尼法门。犹彼大海。深无九地。浩无四涯。世尊为诸菩萨。横说竪说。如以禅那之寂观。奢摩佗之至静。三摩鉢提之妙行。先中後修。从渐入顿。以至平等本际者。犹拨波求水。昔圭峰感悟此经。大弘圆顿之教。今居士郑君。刊以广施。俾天地人。同证圆觉三昧。岂普光明殿记莂也耶。

  跋石田书

  石田叔祖。在冷泉日。衲子憧憧堂前。至无坐处。可觇一时禅席之盛。一言半句。流落丛林。得之者如获南金。是亦般若灵验之一端也。

  跋北磵书

  马桩蒙大福田衣。此为妄庸苾蒭设也。不可以後生十一郎而藐之。此为少英苾蒭设也。堤岸一决。货殖用事。大刹如囊中物。承平诸老。鼎峙之时尚若此。倘老磵生若此时。其论复何如哉。

  跋痴翁书

  此痴翁与明岩。首圆通之座时。书省费节用。以安其众。一念不众忘。随身丛林。规矩绳墨。不行而自化。此端可行之。天下万世不特为明。岩彻老发也三读感慨系之。

  跋西岩和尚墨帖

  此帖乃余别师後。十阅月所书也。已知客远访出此。因焚香拜读。恍若叶拱侍左。自丁自丙。倐四十年。惊岁月之易化。感世时之殊异。只令前辈掩光。丛林寒寂。覩此犹盆盎中罍洗。可不敬哉。子其宝之。

  西岩和尚题种松卖柴二祖国。恨杀老头陀。山移恨不磨。吾今檐头重。为汝种松多

  大白老岩。以百千[火*鸟]为一舌。开口出语即毒人。只此廿字。千斤钁头埋不得。千斤担子担不得。致二老祖。愤然切齿於千载。观者宜审。不肖子月磵某直笔以告。

  跋东山崇长老语录

  东山崇长老。若硬修行。见道明白。无端将如来藏里一颗摩尼珠。摊向东山峰顶。放大光明。寒光烛天。尽大地人。按剑而疑。不敢正眼觑着。三十年後。有人冷地着眼觑破。方知其价。何止十倍连城。年月日某书此为验。

  题无准和尚住焦山时法语

  圆照老祖。开海门口。演说妙法。片舌衮衮。大翻法海之波。尽大地人。斫额望不及。殆墨于楮。元无一字。谓无语也。厚诬我祖。谓有语耶。亦厚诬我祖。阳岩谓何。

  跋无准和尚与清凉长老法衣墨迹

  圆照师翁。无端将一片烂瓜皮。信手搭在柳树上。又奉赠一道呪诅真言。小孙若当时在傍。只消轻轻控鼻一声。教者老汉无地着羞。

  书明月山房(乃寿塔小轩)

  猗欤大块中。有此赤肉团。曾无生与死。从渠暑复寒。炽然常说法。风动万琅玕。了然无一物。满目是青山。以幻观吾幻。以闲乐吾闲。世态自消长。日月长循环。

  跋玉田颂

  祖翁这亩田。坐落荆山千丈峰顶。以四大部洲为界至。以一大藏教为契书。绍兴经量不得。淳佑经界不得。至元抄数不得。不假耒耜[禾*忧]耔。秋风一来。芃芃[禾*罢]稏。皆璠璵碔砆。结录悬黎。充然有万斯仓。钓雪翁合十喜。为田中主人贺。

  小佛事

  开经(四大部)

  鹿野苑。跋提河。演一却成三。春风枝蔓多。阿呵呵。争奈何大家。辊入葛藤窠。

  収经(般若涅盘二经)

  般若体。涅盘心。山河大地。水鸟树林。休将黄叶当真金。双放双収。圣凡莫拟。大千摄入秋毫里。

  渊西堂起龛

  骧龙珠甚奇特。直下九重渊。[拚-ㄙ+ㄊ]身亲扶得。武功山顶月华明。一颗圆光色非色。抚龛云。扑碎了也。不存影迹。万果乾坤俱黯黑。

  心上人起骨

  万里南来。脚跟下好与三十。抚骨云。当机直下死偷心。犹是髑髅前见鬼。心上座土堠子笑你。

  武堂主人塔

  亲经鍜链来。指骨云。只余者一捏。不离步武间。易见还难识。武堂主。离却安乐窝。贬向无生国。

  翀庵主入塔

  竪起拳头。髑髅粉碎。狼藉春风今几载。収拾归来主元在。召众云。要见庵中主麽。度骨云。大鹏翀天。毒龙搅海。

  正琬下火

  唤正琬二声云。昔唤即应。今唤不语。生元非生。死元非死。识得生死分明。更有一言教汝。要到极乐国土。先见丙丁童子。

  移行者塔於三塔入骨

  指骨云。汝等不剗丹霞草。不传卢老衣。只麽虗生浪死。野塚同栖。再入洪炉重煆炼。始知髑髅元是水。山僧为汝别开橹厂。大僧是依。当台明镜转光辉。

  元首座下火

  平生解推筭。预设众生病。自家本命元辰。如何筭不定。香烟起处既脱去。毕竟有何星煞并。山僧本不善妙诀。掇转卦盘重考订。良久云。惠元首座。果是今朝。火星入命。

  无相和尚舍利入塔

  呈舍利云。者是无相和尚。三十年前。鹤鸣峰前。照天照地。一段灵光。非戒定慧所熏修。亦非能忍能辱所致。眩耀四天下衲僧。以当奇吴。山僧直是愤气不甘。今幸余光。射到东湖。只信虗空掘窖。重与深理。以手作掘地势云。冤将恩报。

  常相公举棺

  佛身示现宰官身。抚治唯凭义与仁。厌弃尘寰便归去。春风清晓雨花新。某人乘大愿力。具大根器。为圣朝作大柱石。为法门作大檀度。活合郡生民於乾坤再造之时。恩踰父母。致九重明君於尧舜之上。德迈龚黄。一命再命。将秉钧轴。二竖三彭。遽宅膏肓。毕竟今归何所。拊棺云。彩云仙仗鄱江上。稳泛西归莲叶舟。

  浮洲月庭山主下火(水死)

  千古沉沉州上寺。中兴方此藉英豪。夜深不见庭前月。但觉中流鼓怒涛。某人早岁游方。徧历楚闽丛席。饱参诸老。抹过佛祖玄关。住院无刀斧之痕。律身有氷霜之洁。笑黄梅度六祖。倒握兰桡。拟华亭接夹山。路飜船子。一沤生而不生。一沤灭而不灭。以火打圆相云。照破山河千万朵。好着火里现明珠。

  圣旨焚道经

  汉朝曾已筑高台。真伪亲经验一回。後代不能重改辙。复留歹语诳痴獃。圣朝如日照今古。有伪何曾容得来。以火打一圆相云。看取火光三昧里。是真难灭假成灰。

  海船场撒骨

  无边苦海浩茫茫。滞魄幽魂听举扬。无量劫来生死本。未能得离实堪伤。顾尔现前诸佛子。率皆昔日之善良。或辞父母於故里。或弃妻子於佗邦。或殒於斤斧。或溺於沧浪。或因饮食饥饿而殂。或因风雪僵冻而亡。或殁於王事。或厄於旅商。无贵无贱。难以数量。烂烂兮白骨盈野。勃勃兮遗具盈冈。天阴雨湿。新鬼衔冤。旧鬼哭野。炬荧煌长夜冥冥何时。且闻者见者咸凄怆。诸善上士同一心。敛遗骸於造舟之场。转如来秘密之妙典。为汝等解脱之津梁。既经烈火。今葬长江。诸佛垂慈。济汝舟航。忏百千劫之冤愆。回一念兮即是西方。

  沙尔付衣

  黄梅夜半。鸡足峰前。道得接手句。袈裟搭在肩。

  东山崇长老入骨

  衲僧家无本据。踢倒东湖华藏海。五千四十八卷。玉转珠回。掀翻老磵曲彔未。八万四千毛窍。恨积冤深。便向妙峰顶上。盘结草庵。呵佛骂祖。於一茎草上。现宝王刹。拈出东山铁餕饀。要塞断天下人咽喉。放大拍盲。造无间业。直得舜若多神。愤气不平怒发。将须弥山。轻轻一掴。惊得无骨泥牛。衮入无边生死海里。洪波浩渺。白浪滔天。一去杳无消息。於无消息处。消息金真。诸人只今。要见东山崇长老真消息麽。放骨去东山下左边底。

  赞

  出山相

  正觉山中与麽来。惭惺满面是尘埃。未曾空却众生界。添得人间一祸胎。

  达磨

  开口触着梁王讳。举步踏飜扬子江。比似者般底麤行。西天东土更无双。

  观音

  蒙却头入正定。定眼忽开。有何所证。杨柳枝头春雨瞑。

  抱膝坐盘陀。以耳观无碍。一匊悲心海样深。何时空却众日界。

  布袋

  曲江矶头。奉化县里。拖泼囊落落魄魄。刚道一生懽喜。不知月在云中笑你。

  无端抛却率陀天。奉化江头恣掣颠。主丈夺来还痛与。我侬要结下生缘。

  寒山

  山河大地。犹一点埃。面前扫却。背後成堆。獃獃。

  拾得

  台云万丈。犹一菜滓。収拾筒中。如金自夸。差差。

  丰干指虎与闾丘说

  所指是何物。所说是何言。心毒不如口毒。合成生死深冤。闾丘老惜尊拳。

  寒山拾得

  忘却自家心。却指天边月。更言无物比伦。分明话作两橛。生苕菷何不摵。

  朝阳

  浑无针劄处。为君道线路。夜半三足乌。飞上珊瑚树。

  对月

  白白是脱空。刚言标月指。便恁麽回向。堕佗光影里。

  赞罗汉共一轴

  成群作队。指东话西。造妖揑怪。诳惑愚痴。神通妙用有谁知。天台月皎。南岳云垂。

  赞丰干寒拾虎四睡图(梁山)

  虎依人人靠虎。一物我忘亦汝。肚里各自惺惺。且作团打觉睦。谁管人间今与古。

  赞童科安医师

  惟吾一指。造大极玄。眎天下人。咸若小儿。起膏肓疾。犹谈笑然。貌可丹青。玄孰传焉。

  自赞

  崇宁可长老请赞

  参无所参。悟无所悟。空手揑双拳。要起破沙盆。门户用尽拍盲。少喜多怒。也有一分长。甜瓜生苦瓠。

  崇报洪长老请赞

  跳出黄龙三重关。撞破天童生铁网。量太虗空为十尺。秤须弥山作八两。信缘随处住院。为人处惟拳与掌。当机佛祖难近傍。麤行拍盲。尽直北直南数来。更无此样。崇报切自知机。莫学渠侬个伎俩。

  印甥请赞

  行脚见淳佑诸老。住院历南北两朝。不守黄龙活业。不传太白箕裘。为人处惯向弓弦上结糸。横机时每於险处断桥。设出古老文章。解教夫子咂舌。举示杜撰提唱。刚要达磨点头。长处全无。拙处偏优。是为杨岐十一世孙月磵比丘。

  家兄同帧寿容

  有发兮谁兄。无发兮谁弟。不说道与禅。不谈仁与义。澹然相对各成翁。谁管两朝经乱治。丹青写出付昇彪。大似空中插标记。

  景德遂长老请赞

  禅学全无拍盲。第一住山活计。竹篦三尺。怒发时鞭得虗空粉碎。编辟时拶得石人脑裂。更有一般没思忖处。陈年破砂盆。却要向景德镇里。重新烧出。从头至尾数来。大元国里长老。烈烈挈挈无如你。

  崇都寺请赞

  貌若宽闲。性尤刚急。不以佛法当人情。不以慈悲为利益。为人处热喝嗔拳。雪霜中有春消息。正崇为子却孝顺。见斧担重重添石。

  源侍者请赞

  渠似我我似渠。子相似。恰相如如处。毕竟何如。甜瓜生得苦葫芦。

  崇胜东源长老请赞

  苍苔褁枯松。白云抱幽石。面目俨然□。易见还难识。临济未是白拈贼。

  荐福鲁山长老请赞

  大江以东非生缘。大江以西非受经。行脚见宋朝三十七员恶知识。末後撞入天量布丝网里。折倒平生。视佛祖若大宼雠。视衲僧若大冤憎。五处住山。百无一能。无补宗教。不上传灯。効尤佛照授秀岩之法席。鲁山其克荷负。而道德深愧乎五宿观堂之老僧。谁费丹青。点涴太清。只好钓雪矶头。终朝笑看远山青。

  隐静空岩长老请赞

  受经黄龙。而不以为家。亲见天童。而不传其道。生宋绍定。阅七十历。有雪盈颠。住番荐福。踰二十年。无功可考。以棒喝结衲子深冤。以孏拙当人间至宝。隐静无端。凭妙峯邈出。类焉个枯桥。似者般无禅无道无能为底长老。尽直北直南何处讨。

  月磵和尚语录卷下(终)

  岁己未。自智者移仰山。月磵撰榜疏。出恶语詈余一上。岁丁酉。哲侍者持月磵五会录至。因自首至尾。一一阅过。而若佛若祖。咸被呵骂。老气不平。以德报德。亦出秽言。骂伊一上云。大德元年结夏後五日。净慈佛心老叔题。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