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文言笔记 仇池笔记

卷下

仇池笔记 苏轼 6470 2021-01-18 09:20

  论设醴

  楚元王为穆生设醴,王戊即位,忘设。穆生遂谢病去,申公、白公独留。戊稍淫暴,二人谏不听,赭衣杂舂于市。申公愧之归鲁,而赵绾、王臧言于武帝,以蒲轮召,卒坐绾、臧事病免。穆生远引于未然之前,申公睠恋于既然之后,谓祸福皆天,不可避绝者,未必然也。

  服松脂

  松脂以镇定者为良。细布袋盛渍水中,沸汤煮之,浮水面者,罩篱掠取投新水中,久煮不出者弃不用。入白茯苓末,杵罗为末,每日取三钱匕着口中,用少熟水漱,仍如常法揩齿,更啜少熟水咽之,仍漱齿。牢牙,驻颜,乌须也。

  孔北海

  王巩云:「张安道说苏子瞻比予孔北海、诸葛孔明。孔明吾岂敢望,北海或似之,然不至若是之惷也。」北海以忠义气节冠天下,其势足与曹操相轩轾,决非两立者。北海以一死捍汉,岂所谓轻于鸿毛者,何名为惷哉?

  梁贾见《志林》三卷

  鸡唱

  光、黄人二三月羣聚讴歌,不中音律,宛转如鸡鸣耳。与宫人唱漏微相似,但极鄙野。《汉官仪》:「宫中不畜鸡,汝南出长鸣鸡,卫士候于朱雀门外,专传鸡唱。」又应劭曰:「今《鸡鸣歌》。」《晋太康地道记》曰:「后汉卫士习此曲,于阙下歌之,今《鸡唱》是也。」颜师古不考古本,妄破此说,今余所闻,岂《鸡唱》之遗音乎?今土人谓之山歌云。

  晋卿墨

  王晋卿造墨用黄金丹砂,墨成,价与金等。三衢蔡瑫自烟煤胶外,一物不用,特以和剂有法,甚黑而光,殆不减晋卿。胡人谓犀黑暗、象白暗,可以名墨,亦可以名茶。

  徐仲车二反

  徐积字仲车,古之独行,于陵仲子不能过。然其诗文则怪而放,如玉川子,此一反也。耳聩甚,画地为字乃始通;终日面壁坐,不与人接,而四方事无不知,此二反也。

  论汉武帝见《志林》四卷

  硬黄临二王书

  王会稽父子书存于世者,盖一二数。唐人薛、褚之流,硬黄临仿,亦足为法。

  鲁直诗

  读鲁直诗如见鲁仲连、李太白,不敢复论鄙事。虽若不入用,不无补于世也。

  宝应民见《志林》二卷

  佛受戒平寃

  李如损之妹既笄,发病,见前世寃对日月笞之,遂归诚佛法。梦中见佛与受戒,平遣寃者。李因蔬食不嫁。

  君谟书

  仆尝论蔡君谟书为本朝第一,议者多以为不然。或谓君谟书为弱,殊非知书者。若江南李主,外险而中实无有,此真所谓弱者。以李主为劲,则宜以君谟为弱。

  张子野诗

  张子野诗笔老妙,歌词乃余波耳。《湖州西溪》云:「浮萍破处见山影,野艇归来闻草声。」和予诗云:「愁似鳏鱼知夜永,懒同蝴蝶为春忙。」若此之类,皆可追配古人;而世俗但称其古歌词。唐周昉画人物入神品,世亦但知有周昉士女,可谓未见好德如好色者欤!

  林擒诗

  儿子迈幼作《林擒》诗云:「熟颗无风时自落,半腮迎日鬭鲜红。」于等辈号有思致者。又诗云:「叶随流水归何处,牛带寒鸦过晚村。」此亦可人。

  凤咮砚

  仆好用凤咮石砚,论者多异同。盖少得真者,黯然滩石乱之耳。唐彦猷以青州红丝石为甲,或云惟堪作骰盆,盖未见佳者。

  李十八草书

  刘十五论李十八草书,谓之鹦哥娇,意谓鹦鹉能言,不过数句,大率杂以鸟语。十八后稍进,以书问仆:「近日比旧何如?」仆答曰:「可作秦吉了矣。」

  杨凝式书

  唐末五代文章卑泥,字画从之,而杨凝式笔迹雄强,往往与颜、柳相上下。今世多称李建中、宋宣献。此二人书,仆所不解,宋寒而李俗,殆是浪得名耳。惟蔡君谟书姿格既高,而学亦至,当为本朝第一。

  杜甫诗

  杜甫诗固无敌,然自「致远」已下句,甚村陋也。世人雷同,不复讥评,过矣,然亦不能掩其美也。

  与昙秀倡和

  余在广陵,送客山光寺。昙秀作诗云:「扁舟乘兴到山光,古寺临流胜气藏。惭愧南风知我意,吹将草木作天香。」余和云:「闹里清游借隙光,醉时真境发天藏。梦回拾得吹来句,十里南风草木香。」

  与可拾诗

  余昔对欧公诵文与可诗云:「美人却扇坐,羞落庭下花。」公曰:「世间元有此句,与可拾得耳。」

  论董秦

  玉川子《月蚀》诗云:「岁星主福禄,官爵奉董秦。」详味此语,当是无功而享厚禄者。秦本忠臣,天宝末屡立战功,亦颇知义。代宗时,吐蕃犯阙徵兵,秦即日赴难,或劝择日,答曰:「君父在难,乃择日耶?」后汙朱泚伪命,诛。考其终始,非无功而享禄者,不知玉川子何以有此句。

  乐天烧丹见《志林》一卷

  盘游饭谷董羹

  江南人好作盘游饭,鲜脯鲙炙无不有,埋在饭中,里谚曰「掘得窖子」。罗浮颖老取凡饮食杂烹之,名谷董羹。诗人陆道士出一联云:「投醪谷董羹锅内,掘窖盘游饭碗中。」

  参寥诗见《志林》一卷

  煮猪头颂

  净洗锅,浅着水,深压柴头莫教起。黄豕贱如土,富者不肯吃,贫者不解煮。有时自家打一碗,自饱自知君莫管。

  ?草诗

  杜子美有《除?草》一篇,蜀中谓之毛?,毛芒可畏触之如蜂虿。治风疹,以此草点之,一身失去。叶背紫者入药。杜诗注云:「?,音潜,山韭也。」

  采艾

  端午日日未出时,以意求艾似人者,采之以灸,殊效。一书中见之,忘其为何书也。艾未有真似人者,于明暗间以意命之而已。万法皆妄,无一真者,此何疑也。

  治内障眼

  《本草》云:「熟地黄、麦门冬、车前子相杂,治内障眼有效。」屡试信然。其法,细捣罗,蜜为丸,如桐子大。三药皆难捣罗和合,异常甘香,真奇药也。露蜂房、蛇蜕皮、乱发,各烧灰存性,取钱匕酒服,治疮久不合。

  潘谷墨

  潘谷墨既精妙,而价不二。一日,忽取欠墨钱券焚之,饮酒三日,发狂赴井死。人下视之,趺坐井中,尚持数珠也。

  雪堂义尊

  元佑中,驸马都尉王晋卿置墨十数品杂研之,作数十字,以观色之浅深。若果佳,当捣和为一品。昔在黄州,邻近四五州送酒,合置一器,谓之雪堂义尊。今又为雪堂义墨耶!

  颜鲁公临逸少字

  颜真卿写碑,唯《东方朔画赞》最为清雄。后见逸少本,乃知鲁公字临此,虽大小相悬而意良是。非自得于书,未易为之言也。

  欧公书

  欧公用尖笔作方阔字,神釆秀发,膏润无穷。后人见之,如见其清粹丰颊,进趣裕如也。

  荆公书

  王荆公书得无法之法,然不可学,学之则无法。仆书作意为之,颇似蔡君谟,稍得意则似杨风子,更放则似言法华。

  真人之心

  道家云:「心不离田,手不离宅。」又云:「真人之心,若珠在渊。众人之心,若瓢在水。」

  搬运法

  扬州有武官侍其者,官于二广十余年,终不染瘴。面红腻,腰足轻快,初不服药。每日五更起坐,两足相向,热摩涌泉穴无数,以汗出为度。欧公平日不信仙佛,笑人行气。晚年云:「数年来足疮一点,痛不可忍。近有人传一法,用之三日,不觉失去。」其法,重足坐,闭目握固,缩谷道,摇飐两足,如气毬状。气极即休,气平复为之,日八九度,得暇则为,乃搬运捷法也。文忠痛已即止,若不废,当有益。

  勤修善果

  佛言:「三千大千世界,犹如空华乱起乱灭。」而况我在空华起灭之中,寄此须臾,贵贱、寿夭、得失、贤愚,所计几何?惟有勤修善果以升神明,照遣虚妄以识知本性,最为着身要事也。

  众狗不悦

  惠州市寥落,然每日杀一羊,不敢与在官者争买。时嘱屠者买其脊,骨间亦有微肉,熟煑熟漉,若不熟,则泡水不除,随意用酒薄点盐炙微焦食之。终日摘剔,得微肉于牙綮问,如食蟹螯。率三五日一食,甚觉有补。子由三年堂庖所食刍豢,灭齿而不得骨,岂复知此味乎!此虽戏语,极可施用,用此法,则众狗不悦矣。

  三老人问年见《志林》二卷

  梦韩魏公

  夜梦登合江楼,月色如银,韩魏公跨鹤来,曰:「被命同领剧曹,故来相报。」他日北归中原,当不久也。

  真一酒

  余在白鹤新居,邓道士忽叩门,时已三鼓,家人尽寝,月色如霜。其后有伟人,衣桄榔叶,手携斗酒,丰神英发如吕洞宾,曰:「子尝真一酒乎?」就坐,三人各饮数杯,击节高歌合江楼下。海风振水,大鱼皆出。袖出一书授余,乃真一法及修养九事,其末云「九霞仙人李靖书」。既去,恍然。

  法报化三身见《志林》二卷

  蒸豚诗

  王中令既平蜀,饥甚,入一村寺。主僧醉甚,箕踞,公欲斩之。僧应对不惧,公奇之。公求蔬食,云有肉无蔬。餽蒸猪头甚美,公喜,问:「止能饭酒肉耶,尚有他技也?」僧言:「能诗。」公令赋蒸豚,立成云:「觜长毛短浅含膔,久向山中食药苗。蒸处已将蕉叶裹,熟时兼用杏浆浇。红鲜雅称金盘饤,熟软真堪玉筯挑。若把毡根来比并,毡根自合吃藤条。」公大喜,与紫衣师号。

  儋耳地狱见《志林》二卷

  五谷耗地气

  吾昔有田在蕲水,仅种一斗,得稻十斛。问其故,云:「连山皆野草散木,不生五谷,地气不耗,故发如此。」以是知五谷耗地气为最甚。王莽末,天下旱蝗,黄金一斤易粟一斗。至汉建武二年,野蚕成茧,被于山泽,至五年渐少,而农事益修。盖土不生谷,地气无所耗,蕴蓄日久,发而为野蚕旅谷,其理甚明。凡地不生草木者,多产金锡,亦其理也。书此,以为卫生之方。

  论菊

  菊黄中之色香味和正,花叶根实,皆长生药也。北方随秋早晚,大略至菊有黄华乃开。岭南冬至乃盛,地暖,百卉造化无时,而菊独后开。考其理,菊性介烈,不与百卉并盛衰,须霜降乃发,岭南尝以冬至微霜也。仙姿高洁如此,宜其通灵也。

  本秀二僧见《志林》二卷

  梅询非君子见《志林》四卷

  吴育不相见《志林》四卷,并上条,见真宗仁宗之信任内

  时无英雄竖子成名见《志林》一卷

  永洛之役

  张舜民云:「永洛之役,李舜举、李稷、徐禧皆在围中。上以手诏赐西人云,若能保全吏士,当尽复侵地。诏未至而舜举等已死。」圣意可谓重一士而轻千里,惜此等不被其赐也,哀哉!

  二李优劣

  中官李舜举死于永洛。将死,以故纸半幅书曰:「臣舜举死无所恨,但愿陛下勿轻此贼。」使一健黠者间走以闻。时李稷亦将死,书纸尾曰:「臣稷千苦万屈。」上为一恸。然二人优劣贤不肖,已可见矣。

  太尉足香

  方李宪用事,士大夫或奴事之,穆衍、孙路至为执袍带。王中正盛时,俞充令妻执板以侑酒。彭孙本一劫盗,招出,气陵公卿。韩持国至诣其第,出妓饮,酒酣慢持国,持国不敢对。然尝为李宪濯足,曰:「太尉足何香也!」宪以足踏其头,曰:「奴谄不太甚乎!」孙在许下,私捉逃军三百人役之。予时将乞许,觊至郡斩讫乃奏,会除潁乃止。

  西征途中诗

  张舜民通练西事,稍能诗,从高遵裕西征回,途中作诗曰:「灵州城下千株柳,总被官军砍作薪。他日玉关归去后,将何攀折赠行人。」「青冈峡里韦州路,十去从军九不回。白骨似山山似雪,将军莫上望乡台。」为李察所奏,贬郴州盐税。舜民云:「官军围灵州不下,粮尽而返。西人城上问官军汉人兀捺否,答曰兀捺,城上皆笑。」兀捺者,惭愧也。

  招高丽见《志林》三卷

  易书论语说

  孔壁、汲冢竹简科斗,皆漆书也,终于蠹坏。编钟、石鼓益坚,古人为不朽之计至矣。然其妙意所以不坠者,特以人传之耳。《易》言:「神而明之,存乎其人。」吾作《易》、《书》、《论语说》,亦粗备矣。呜呼,又何以多为!

  太极真人见《志林》三卷

  论金盐

  王莽败时,省中黄金三十万斤。陈平用肆万斤间楚,董卓郿坞金亦多,其余赐三五十斤者不可胜数。近世金不以斤计,虽人主,未有以百金与人者,何古多今少也!凿山披沙无虚日,金为何往哉?颇疑宝货神不可知,复归山泽耶。尝闻盐亦然。峡中大宁监日有定数,若大商覆舟,则盐泉顿增。乃知寻常便液之出,不拘远近,皆归本原也。

  放生池碑

  湖州有《放生池碑》,载其所上肃宗表云:「一日三朝,大明天子之孝;问安视膳,不改家人之礼。」鲁公知肃宗有愧于此乎?孰谓公区区于放生哉!

  三騣马

  唐李将军思训作《明皇摘瓜图》,嘉陵山水,帝乘赤骠,起三騣,与诸王嫔御十数骑出飞仙岭下。初见平陆,马皆若惊,而帝马见小桥不进,正作此状,不知三騣谓何。今乃见岑参诗有《卫驾赤骠歌》,曰:「赤髯胡雏金剪刀,平时剪出三騣高。」乃知唐御马皆剪治,而三騣其饰也。

  诵金刚经见《志林》二卷

  神清洞

  曹焕游嵩山,中途遇道士盘礴石上,揖曰:「汝非苏辙之壻曹焕乎?」顾其侣,曰:「何人?」曰:「老刘道士寓此,未尝与人语。」道士曰:「苏辙,欧永叔门人,汝以永叔为何等人?」焕曰:「文章忠义为天下第一。」道士曰:「所知者如是而已。我永叔同年也,此袍得之永叔,盖尝破而不补,未尝垢而洗也。近得书甚安。汝岂不知神清洞事乎?汝与我以某年某月某日同集某处,我当以某月某日化于石上。」复坐,不复语。焕亦行入山,果如期化于石上。

  论杜甫杜鹃诗

  南都王谊伯谓杜子美诗,历五季兵火,多舛缺;且如「西川有杜鹃,东川无杜鹃,涪、万无杜鹃,云安有杜鹃」,盖是题下注,断自「我昔游锦城」为首句。谊伯为误矣。子美诗备诸家体,岂可以文害词、词害意耶?原其意,类皆有感,亦《诗》之比兴、《离骚》之法。按《百物志》,杜鹃生子,寄之他巢,百鸟为饲之。胡江东所谓「杜宇昔为蜀帝王,化禽飞去旧城荒」。此鸟至微,知有尊,故子美云「重是古帝魂」,又曰「礼若奉至尊」,讥当时刺史禽鸟有不若也。明皇以后,天步多棘,刺史能造次不忘君者可数也。严武在蜀,虽横敛刻剥,实资中原,是「西川有杜鹃」耳。其废王命,擅军旅,绝贡赋,如克逊在梓州为朝廷忧,是「东川无杜鹃」耳。涪、万、云安刺史,微不可考,凡其承君者为有也,怀贰者为无也。谊伯又云:「子美不应叠用韵。」子美自我作古,叠韵何害于为诗。

  轑釜见《志林》四卷

  论淳于髠

  淳于髠一斗亦醉,一石亦醉。至于州闾之间,男女杂坐,几于劝矣,何讽之有?盖有微意。以多少之无常,知饮酒之非我,观变识妄,平生之嗜亦少衰矣。是以讬于放荡之言,而能规荒主长夜之饮,世未有识其趣者。

  竹雌雄

  竹有雌雄,雌者多笋,故种竹当种雌。自根以上至梢一节发者为雌。物无逃于阴阳,信哉!

  戒杀

  余少年不杀,未能断也,近年始能不杀猪羊。惜嗜蟹,每见饷者,皆放之江中,虽在江无活理,庶几求一活。即使不活,亦愈于烹煎也。亲遭患难,不异鸡鸭之在庖厨,不忍以口腹之故,使有生之类受无量怖苦耳。犹恨未能忘食味,食自死物可也。

  广利王召

  余一日醉卧,有鱼头鬼身者自海中来,云:「广利王请端明。」予披褐履革,黄冠而去,亦不知身步入水中,但闻风雷声。有顷,豁然明白,真所谓水晶宫殿也。其下骊目、夜光、文犀、尺璧、南金、火齐,不可仰视。珊瑚、琥珀,不知几多也。广利佩剑冠服而出,从二青衣。余曰:「海上逐客,重烦邀命。」有顷,东华真人、南溟夫人造焉,出鲛绡丈余,命余题诗。余赋曰:「天地虽虚廓,惟海为最大。圣王皆祀事,位尊河伯拜。祝融为异号,恍惚聚百怪。三气变流光,万里风云快。灵旗摇虹纛,赤虬喷滂湃。家近玉皇楼,彤光照无界。若得明月珠,可偿逐客债。」写竟,进广利,诸仙迎,咸称妙。独广利旁一冠簪者,谓之鳖相公,进言:「苏轼不避忌讳,祝融字犯王讳。」王大怒。余退而叹曰:「到处被相公厮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