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史传 野史笔记 宾退随笔

记外务部

宾退随笔 罗惇曧 515 2021-01-18 08:58

  庚子行在诏旨,改总理衙门为外务部,从外人之请也。瞿鸿机遂为外务部尚书。外部沿总署之旧,故有督办大臣、会办大臣,尚书仍兼会办大臣,骈枝已可笑矣。岁壬寅,那桐忽以户部侍郎授外务部尚书,列鸿礻几上。那桐旋授大学士,仍为会办大臣。当时骤增一尚书,旋骤减一尚书,皆不见明旨,以一部长官之制,率意增减,此所以为亡清之政也。

  外务部督办大臣为庆亲王奕,瞿鸿礻几虽为尚书,而遇事须请命于庆王。那桐虽以大学士为会办,而权力下于鸿礻几,则以鸿礻在枢府也。唐绍仪为侍郎,为庆王所倚任,权力远在那桐上。鸿礻几罢去,袁项城以枢臣兼尚书,那桐但画诺而已。项城罢去,梁敦彦继为尚书,而那桐入枢府,仍兼会办。敦彦以资望最浅之员,部事必须请命于庆王。又不在枢府,不得常见,权力乃集于那桐。邹嘉来、曹汝霖日趋走于庆、那之间请所向,敦彦仅备员而已,恒自称为“一品翻译”也。比与日本订《会宁铁路条约》,极丧利权,那桐纳汝霖等之言,遽允其议。敦彦极弗善也,那桐已面允之,使敦彦以尚书名义签押。吉抚陈昭常屡电力争,那桐深恨之,约终不可改。舆论集矢敦彦。嘉来又亟欲得尚书,敦彦乃乞休,而嘉来代为尚书,汝霖为侍郎。汝霖厚自结于那桐,而嘉来俯仰其间,一如敦彦之当日也。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