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史传 野史笔记 宾退随笔

蛙异

宾退随笔 罗惇曧 1654 2021-01-18 09:03

  癸丑三月,京师齐化门外六里屯一土窑,群蛙列队出,数不可计,迤逦向东行,越陌度阡,历数车道,至一小沟,赴水而没。自十四日至十七日止,绵延四昼夜。密如群蚁,头足衔接,遥望若长桥之卧波,惟蠕蠕动。蛙大者如瓶、如盎,小者如常蛙。时有数小蛙伏大蛙之背,路人掇之,坚不可拔。蛙皮作深青色,腹淡红,凡蛙必怒目。每跃恒尺许,或数尺许。此蛙并闭目,行纡徐,举足前作作兽行。第一日车行所压,毙无数,为警厅所闻,乃令车皆绕道行,都人惊传其异。时南方谋变方急,争言主兵象,或言主大水。姚元之《竹叶亭杂记》:“嘉庆己卯春,郑州城壕遍城皆蛙,大小层累连衔无隙地,毙于履与车,不可胜计。及秋,遂有河决之患。”与此至相类矣。都人喧言虾蟆搬家,奔走聚观,车马络绎于道,亦可异矣。光绪甲午,京师盛传南下窑水怪,吼声如巨鼓,闻数里外。时公车皆集都下,争往觇其异。男女老幼,日数千人,陶然亭、锦秋墩之间,茶棚至十数,僻地忽成闹市。士论谓主兵,宫中命斋醮以禳之。步军统领且严兵备非常。绵竹杨锐叔峤与荣县赵熙尧生往观归,穷搜《五行志》证其异。赵尧生有诗所谓“杨舍人归,舌不下,取《五行志》,终夜翻”者也。无何,中日战起,京师大震,时论谓咎征已验。今则灾异之说信者绝稀,聊备记之,亦京师一异闻也。易顺鼎实甫今岁方在京师,作《蛙异诗》,殊奇谲,因录之。诗云:方诸可取水,鼓造解避兵。

  五月之望死,八月之望生。

  入月为蟾蜍,玉溪寄幽情。

  食月为虾蟆,玉川加恶声。

  嗟汝虽微物,亦是太阴精。

  寿夭不自知,美恶不自名。

  庄周笑坎井,子阳蒙厥称。

  勾践式汝怒,汝怒何重轻。

  王莽又紫色,闰位讵足荣。

  给廪逢晋惠,肉糜食岂曾。

  鼓吹作两部,壶筹支六更。

  黄梅时节至,青草池塘盈。

  始闻尔阁阁,催种湖田粳。

  奈何尚非时,怪像倏已呈。

  癸丑春二月,上浣哉生明。

  国门廿里外,积水多空坑。

  士人走相告,群蛙若连营。

  千头复万头,至于亿兆京。

  厥色黑者多,间以纟原碧赭。

  小者或如钱,大者或如钲;大者如翁媪,小者如孩婴。

  若扶老携幼,若引类呼朋。

  蛩蛩依巨虚,踝嬴逐螟蛉。

  亦有相负戴,绝无相斗争。

  越陌复度阡,逾亩又过塍。

  直至大河侧,跃入渊清冷。

  中历轨道三,车马来纵横。

  压死不知数,螳臂安能撑?

  其旁驻禁旅,见之动怜矜。

  车过趣改道,勿使成牺牲。

  前后凡四日,观者目尽瞪。

  夜行可想见,必不休宵征。

  皆云蛙徙宅,休咎知何征。

  昔在德宗年,地近陶然亭。

  积潦芦苇中,有声若牛鸣。

  都人争往观,不得见其形。

  我时官郎署,车驱亦尝经。

  西蜀赵进士,作诗告群卿。

  今复睹此异,天地方晦暝。

  依然客京国,双鬓嗟星星。

  或言今年暖,众蛰已先惊;或言地气变,南北失其恒;见蝎叹南窜,闻鹃伤北盟;或言新改历,微物知逢迎;或言置水管,使彼窟穴倾。

  见怪不谓怪,罅隙自莫乘。

  愚儒道黑白,流俗成丹青。

  此岂关灾祥,而欲志五行。

  我意不谓然,感事魂忪惺。

  骊山产此妖,天宝招坚冰。

  出见盖有由,诗史杜少陵。

  虚无化黄蚪,其语必足凭。

  又闻韩昌黎,痛爱天眼睛。

  詈此百丑物,竟解缘青冥。

  借刃思刳肠,天梯限难升。

  寄笺东南风,西北通丁宁。

  夸蛾挟以出,赤鸟啄不停。

  拘送主府官,宣布其死刑。

  溯唐元和代,至今千余龄。

  当时寸磔死,于法似已平。

  前罪岂未蔽,再使陪枭羹。

  且休太史卜,更付大理评。

  嗟天有两目,两目今已盲。

  盲非由彼食,罪彼理岂□。

  嗟天有十日,尧水浸不灵。

  若能食八九,非罪乃其能。

  彼果食天眼,成此腹彭亨。

  当烧锥钻灼,醢彭越且烹。

  下腹而尝皤,不惜帝箸腥。

  泄此万古愤,庶使饕餮惩。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