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才子佳人 品花宝鉴

第五十三回 桃花扇题曲定芳情 燕子矶痴魂惊幻梦

品花宝鉴 陈森 9306 2021-01-15 12:41

  

  话说前回书中,华公子将自己扇子与素兰换了,后被华夫人问起来,方知将夫人写画的桃花扇子与了他,甚是懊悔。一日,即命家人去叫素兰,说明叫他带了前日的扇子来。那日素兰正在蕙芳处商议开那古董铺的事情,苏、陆之外,尚有袁宝珠、金漱芳、王兰保、李玉林要来,大家商议那古董书画等物公凑些起来,也就不少。况且怡园花木极多,尽可分些来应用。

  我们何不先开起来,再到南边制办,也未尝不可。若要等买齐了,就有两三月耽搁去了。蕙芳道:“如今我们几个人凑起那古玩来,能有几样?而且也没有很好的东西,奇书名画更少,开张起来,空空的什么样子?若尽靠些花木,不成个花局子了么?”宝珠道:“要凑东西其实也不难。若说书画,前日我见度香园中晒晾,也数不清有多少。一种书有十几部的,他要这许多作什么?法帖重的很多,若画那似假似真的也有几十箱,横竖将来总饱蠹鱼的了,分些来他岂有不肯的?至于古玩,好的自然不好去要他。他那不爱的东西,要几件来,也就搁不下了,就怕什么香料、针□、顾绣的东西倒少,又要新鲜,卖不得旧的,后来再买也可以的。这房子也不用收拾,一切俱好,器皿什物皆有。我们一班人全进去,也住不满他。只要作些厨柜等物,一完备就可开张,中秋前后尽来得及了。”漱芳、兰保同声说:“好!”又说:“就这么着,我们大家去找度香商量。”正商议间,忽见素兰的人进来说:“华公子打发人叫,立等进城。”素兰道:“他叫几个人?”那人道“就叫你一个,说叫带了扇子去。”素兰道:“我道他叫我作什么,原来是为这把扇子。”蕙芳道:“这扇子一定是他夫人写的了,所以来要回去。”素兰就辞了众人,到家换了衣服,带了人上车,一径到华府来,先到门房应酬了几句话,再到珊枝处问了缘故。

  珊枝道:“我不知道,或者要你写什么。”素兰在珊枝房里略坐了一坐,珊枝道“公子在园中,就去见见罢,省得他等。”

  于是珊枝领着素兰径入园来。只见秋色斑斓,灿然可爱。问了园童,方知在潭水房山。二人登高涉水,过竹穿林的走了好些地方。到了门口,珊枝先回明了。

  素兰进来见了公子,公子正在那里画扇子,旁边站着个小丫鬟,还有两个小书童,素兰请过安,站在一边,华公子命他坐了,素兰见公子所画的扇子,也是两枝红白桃花,设色鲜明,甚是可爱。华公子知他爱看,便递给他道:“你看看有什么毛病么?”素兰接了过去,看了道:“兼工带写,得意得神。钱舜举、徐熙合为一手。”公子道:“前日那把扇子带来没有?那是人家的,那一天我没有理会,带在身边。昨日那人来取时,我才想起给了你。这扇子却要还他。”素兰从扇袋里取了来,双手奉上。公子看了一看,搁过一边,便道:“你的书法,我是请教过了。你的诗词,我尚未见。何不将那《梁州序》也作一首,赏赏这扇上桃花?”素兰笑道:“字已是勉强的,诗词上没有工夫,不敢献丑。”公子笑道:“太拘泥了。你这样灵慧人,怕不是绣口锦心,作出来还要比人好。不要谦,今日在这里逛半天。既要制曲,自然不可无酒。”叫香儿到小厨房要几样果品,并要那莲心酒来。公子道:“你们这班人,为什么从前定要学戏?既学了戏,倒又不专于戏,学成了多少本事。

  我想从前戏旦中,也没有你们这一派。就有几个小聪明的,也拿不出手,况且他们的品行,我就不好说了。”素兰道:“我们这样本事算得什么?因是我们这等人是不应会的,所以会写几个字,会画几笔画,人就另眼相待,先把个好字放在心里。

  若将我们的笔墨,换了人的名氏,直怕非但没有说好,尽是笑不好的了。”公子笑道:“这话也有些理,但真好真歹,人也看得出来。若你们的笔墨,真是那小孩子写的仿格,小丫头描的花样,难道也说好不成?况且我又奉承你作什么?好歹自然要分得清,岂可没人之善。但是你们后来这个行业倒难,这碗饭也不是终于好吃的。”素兰道:“如今我们几个人,现在想出一条道路。”就将蕙芳、宝珠等要开书画、古董,并些针线、香料、花卉、绸缎等物合成一个大铺子的话说了。公子点头道:

  “这倒罢了,你们这几个人也只好老于是乡。这个铺子几时开呢?”素兰道:“此时货物都不全,所有东西皆要到苏杭去置买。先想凑些书画等件,布置起来,原不当买卖作,不过这几个人没有事,在那里坐了,作个公局的意思。至于要等置齐物件,必要到十月才能完备。”华公子道:“要些什么东西,定要到苏杭去,京里置不出来?”素兰道:“那里便宜。至于花绣刻丝等物皆是苏杭来的。”公子道:“定要那些东西么?依我倒不要。若卖那些东西,倒俗了。”素兰笑道:“不过有这些东西搭配着热闹些,不然也与那些书画铺一样。且既作买卖,那伙计的薪俸饭食也须出在里头。”公子道:“自然。既开铺了,就要打算盘了。设或将来我来买把扇子,你也必得开个虚价儿。”说得素兰笑了。公子道:“你要些刻丝顾绣的东西,只怕我倒有,若用得用不得,就不可必了。前日听说库房里蛀坏了几个箱子,糟蹋了多少东西,大约有七八十年没有用着他,还是我老老太太遗下来的,只怕用不得,颜色黯淡,花样古老了。如果用得,我每样给你些,教你开成这个铺子。至于古董书画也有,要好的不能,不过中等的。”素兰请安谢了,道:“府上中等的,就是外头上等的了。”正说间,香儿领着两个书童,拿了酒盒来。珊枝见素兰喝酒,想没有什么差使,便走开了。华公子道:“喝一杯润润诗肠,好得佳句。”素兰道:“今日真要出丑,恐石子里榨不出油来。”公子道:“不用谦,况且是曲,一发熟极生巧。”素兰接过酒壶,与公子斟了,自己也斟了一杯,心中好不思索。且看那潭水房山的景致,屋是一统五间,东边临水,像怡园练秋阁光景。西边叠叠层层的危石,盘着藤萝薜荔,陪着松柏桐杉。池内荷叶半凋,尚有几朵残荷,余香犹腻,其余草花满地,五采纷披。后面玻璃窗内,望见绿竹萧疏,清凉爽目。素兰饮了几杯,公子道:“你看过后面那块石头没有?”素兰道:“没有。”公子领他从屋西到后面竹林中。素兰见有个石台,上面竖着一石,如春云岫模样,顶平根瘦,有八尺多高,浑身是穴。公子向石根边一个小穴,指与素兰道:“你看这个字。”素兰看时,是个“洞天一品石”五个字,又一行是:“五月十九日米芾记。”素兰道:“这就是米元章的一品石么?闻是共有八十一穴。”公子道:“你数数看。”素兰数了一会,那高处及顶上的,如何望得着?也就不数了。看了一会,问公子道:“我闻米元章拜石,成了佳话,后人便绘他的《拜石图》。听得这块石在安徽无为州衙门里,怎么取来的?”公子道:“米元章拜的石,不是这块。那是无为军中一块英石,也生得玲珑。这是他宝晋斋的洞天一品。若要考清这块石的来历,一时也说不清。这是我祖太爷在南边作官时,地下刨出来的。从运河运到张家湾,特作了四轮的大车,用十二套的牛才拉进来。”素兰又到各地逛了一逛,重复进来,要了纸笔,说道:“方才倒想了几句,只是不好。”便写了出来是:

  春光早去,秋光又遍,一片闲情空恋。齐纨皎洁,写他红粉娟妍。恨随流水,人想当时,何处重相见?韶华在眼轻消遣,过后思量总可怜。休负了,金樽浅。

  华公子看了,不禁狂叫好道:“你这首真是黄绢幼妇,可称绝妙。恰是题画的桃花,何等凄清宛转,动人情味。”连吟了四五遍,忽将素兰看了一会,素兰低了头。公子凄然动容,叹了一声,又问素兰道:“你这首词是何寓意,要说得这样?”素兰道:“也没有寓意。公子是画的桃花,况今秋天,似乎不能与春日赏桃花一样题法。”公子道:“这个自然,但你另有寓意。不然,何以要说‘恨随流水,人想当时,何处重相见’呢?而且又说:‘韶华在眼轻消遣,过后思量总可怜。’这明明是由后思前,翻悔从前轻看春光之意。但凭你怎样惜春,而春不肯留,又将如何呢?”素兰被他说破词中之意,只得遮饰道:“其实我倒没有什么寓意,公子这一讲,倒像有意题的了。”公子笑道:“你明明将琴言借题发挥感讽我,但究竟是他负我,非我负他。我如今一想,在我这里也终非了局,如今他倒好了。”素兰见他说明,不能再辨,只得说道:“公子之待琴言,原是没有说的。但琴言用情专一,不善变通。倘使琴言一进京来,就遇公子,有这番恩典,他竟可以杀身相报,至死不怨的。”公子道:“他与梅庾香,到底是怎样交情?”素兰道:“他与梅庾香的交情,其实也不甚亲密,就是两心相照,悲多欢少,这是人人解不出来的。一见就哭,大约前世有点因果在里头。那日扶乩说琴言原是屈公前生之女,我想庾香前世,又是琴言什么,也未可知。”华公子道:“这事渺茫,譬如你作了琴言,当怎样待人呢?”这句话,素兰倒有些难答,支支吾吾起来。华公子笑道:“你作了琴言,待庾香怎样,在我这里又当怎样?事齐乎,事楚乎?必有一个主意。”素兰面泛桃花,只是不语。公子道:“这有什么不好说?况我们皆是光明正大,无一毫暗昧之心,难道一人只许有一个知已,不准有两个么?”素兰道:“若论知已,自然越多越好。就以蕙芳之与田春航,琼卿之与之金吉甫而论,春航固是蕙芳的知已,吉甫固是琼卿的知已。蕙芳之待春航,琼卿之待吉甫,也是报知已之报了。事虽不同,情则一也。然而他们待外人也是这样,心里却有权衡,外面若无轩轾,不露出厚薄来。所以人也不能说他们,也不能妒他们。若琴言之心,没有一点曲折,这样就是这样,那样就是那样。所谓孤忠苦节,不避艰险,不顾利害,其实也是他的好处。”公子点头道:“你说得是,我毕竟不是他的知已。但度香又怎样的待他,算知已不算呢?”素兰道:

  “若说度香待他,真也是个知已。度香第一能包容,第二能体贴。琴言之待度香,或冷一会,或热一会,笑一会,哭一会,挺撞一会。度香非但全不芥蒂,倒反过意不去,百般的安慰他。

  所以他视度香也算一个知已。”华公子道:“这么看起来,我还不如度香。这也是各人的性情,勉强不来的。”又问:“那漱芳呢?”素兰道:“漱芳是个和而不同的,外面虽和顺,内里却有把持。”公子道:“你看我的珊枝如何?你要直说,不许恭惟他。”素兰一想,这个倒定要恭惟几句才好,若实说了,是要闹出乱子来的,便道:“这个人还有什么议论呢?又忠直,又正派,知恩报恩,还有什么说话。公子恩能逾格,珊枝公而忘私,城外人都是这么讲。”公子大笑道:“这句话有些违心之论。我闻珊枝颇不利于人口。”素兰见公子口是如此说,心上觉得很乐,便答道:“没有说他的人,他待人也好,说他怎么呢?”公子道:“虽然这么说,我看他是个有心胸的人,就取他见事明白,说话透彻,一句话从了口里说出来,就与人两样。所以我倒喜欢他。就是肚子里不甚通,不如你们。我也曾教他念念诗,学学字,总弄不上来。今年稍明白些,寻常通候的书信,也可以写写了。就这一样,别无他能。”素兰道:“他自小没有人教过他,但他这等聪明,也没有学不来的。”当下喝了些酒,又吃了些点心之类,又领了他逛了逛各处地方。

  天色将晚,素兰告辞,公子道:“你若没有事,你今天住在这里,不必出城了。”素兰一怔,尚未答应,公子笑道:“这有何妨,难道是瓜田李下么?”素兰不语。公子又笑道:“我教你住在这里,也有个意思。先不是说那刻丝顾绣的东西?你若住在此,我晚上就教他们翻出来,明日你看看可用得,检些去,省得又费第二回手。不过是这个意思。”素兰起初当是戏言,及听了这话,甚是感激,便道:“果然,天也晚了,也恐赶不出城,我也要与珊枝谈谈,就在他那里住罢。”公子道:

  “很好,我就去看那些东西。”说罢,带了小丫鬟进去了,一径到夫人房里,将素兰的和词给他瞧。夫人看了,赞好道:

  “是今天题的么?字不是你写的,是珊枝写的么?比往日好多了。”华公子笑道:“正是。”又道:“前日库房楼上那几箱的花绣片子,听得说都坏了,还有好的在里面么?”夫人道:

  “那六个箱子,坏的算起来,也不过三分,有七分好的,而且倒是顶好的材料,如今新的还不及他。我已将好的挑了出来,分给十珠了。此刻还有三箱存着,要挑还可挑得出两箱,问他怎么?”公子道:“我想留着这些东西也无用,霉烂了也可惜,不如赏人。如今有几个相公,要开个铺子,正要到南边买些东西,又没有人去买,我想起来,何不把这些赏了他们,我们自己也用不着的。”夫人道:“明日再挑些看看,如有好的,就给他们。”当夜无话。

  素兰在珊枝房内歇了,珊枝听得素兰在公子面前赞他好,十分欢喜,就与素兰谈心,又要与他换帖。素兰虽不满珊枝,但见他这番相待,也乐得送情,应许了与他结盟。二人谈了半夜,方各安睡。

  明日,华公子吩咐将那三个箱子抬下楼来,再叫十珠婢挑选,选出两箱可用,都是些绣蟒以及刻丝顾绣的裙料、褂料,还有枕簟、桌围、椅披,各色铺垫料,并零件荷囊、扇袋的花片子,共装了两大箱,算起价来,也值数千金,叫人抬出去,放在珊枝屋里。公子又问宝珠要出那文房什物以及玩器、书画闲放着不用的那本帐来。宝珠找了出来,公子看了,把笔点出了几十样是:“新坑大端砚四方、中端砚六方、□石砚十方、假铜雀砚二方,徽墨二十匣、印色一斤,田黄石图章两匣、青田石图章两匣、寿山石图章十匣、昌化石图章十匣,嘉兴刻花竹笔筒十个,大铜炉四座,大磁瓶一个、大磁瓯一个、宜兴茶壶二十把,云南玉碗一对,玉盘一个,围棋子两副,象牙象棋子两副,宝晋斋帖两部、阁帖两部、绛帖两部,其余杂帖数十种,南扇五十把、团扇四十把、绣花宫扇二十把,宣纸二百张、高丽笺纸一百张、蓝绢红绢笺共四十张、白矾绢四匹、冷金捶金笺对纸共六十张、虚白笺一大捆,湖笔大小二百枝,香珠三十挂,香料十斤,英德石四座,玉烟壶四个、玛瑙烟壶八个、水晶烟壶十二个,玉如意四匣,宋元名款赝笔字画四十轴,手卷十二个,册页二十本。”把十珠婢忙个半天,才找全了,堆了几张桌子。公子吃过饭,点清了,也一样一样的搬到外边,叫素兰点了,珊枝与他开了一篇帐单。素兰见了,喜不可言,这也再想不到的事情,竟有了半个古董铺了。在珊枝处吃了饭,珊枝帮他一样样装好,装了几木箱,用棉花碎纸塞了空处,免得车上碰坏,也收拾到下午时候。华公子出来,素兰谢了,说了多少感恩的话。公子道:“我昨日与你讲明的,没有什么好东西在里头,这个比不得自己留下的。若铺子里卖的东西,也不过如此。若拿真古董出来,人也未必认得。”素兰道:“这已好极了,一刻时候要找这些东西,那里去找?”就谢了公子出城。珊枝已预备了一个大车,拉了这几个箱子,与素兰送出城去不题。

  且说蕙芳等昨日早上见华公子叫了素兰进城,后来打听得一夜未归,今日又将一日,尚未见他回来,心里猜疑为什么事耽搁两日。再着人到素兰处打听,恰好素兰已回。少顷,素兰到蕙芳处来,讲华公子要他题那《桃花曲》,并待他一番光景,赏他好些东西,这铺子竟可开成了。蕙芳也甚喜欢,即同到素兰处,点了两枝蜡,开了箱子,一件一件的看了,对素兰道:

  “这些东西若全买起来,也要好几千银子,而且未必有这好材料。再到度香处添几样,就可添可不添了。我明日就把橱柜制办起来,叫花儿匠来收拾花草。八月中秋竟可以开了。”素兰道:“题个什么名字呢?”蕙芳道:“我想题为九香楼可好么?”素兰道:“好个九香楼,妙极,妙极!”又请了宝珠、漱芳、玉林、兰保等来,大家看了,都极喜欢,同赞素兰能干,叫华公子这般倾倒起来,又赞他题的曲子。素兰颇为得意。

  明日,宝珠等到子云处,将华公子赏给素兰的东西,一一说了,并要子云回去,也把帐单看了,点出:花玻璃灯二十对,大小玻璃杂器四十件,料珠灯八盏,各色洋呢十板,各色纱衣料一百匹、各色贡缎二十匹、各色湖绉一百匹、各色绸绫一百匹,座钟四架、挂钟四架,洋表二十个,真古铜器一件,赝古铜器七件,碧霞玺带板两副,宝石大小六件,零星玉器一包,赝笔书画一箱,各色鄣绒衣料十匹,沉香半斤,檀香四斤,各种香料四十斤,各种丸散三十瓶,香牛皮十张、佳纹席十张,湘妃竹扇料一捆,桄榔木对联两副,描金红花磁碗四桶,其余玩意物件数十件。花木随时搬出,不入数内。开了一个单子给与宝珠,宝珠大乐,谢了谢,道:“这几日不必搬出,到开市那几天,搬到那边去罢。”春航知道他们要开铺子,又闻得华公子、徐度香帮了许多物件,也要与蕙芳些东西。但系苏小姐过门未久,虽然鱼水情深,但将蕙芳之事骤然说起,恐他疑心,要吃醋起来,只得托辞要了二百两赤金,送与蕙芳添买货物。

  蕙芳本想不受,但恐春航心上过不去,又见宝珠、素兰得了多少东西,自己又有好胜之心,只得收了,托子云着人到苏杭添置一切。子云封了金子,开了一个清单,写了一封书,着人到他乃兄署中,叫管总的徐福亲自制办。

  一日,子云正与静宜、南湘、高品闲话,只见书童拿了一包书信进来。子云一看封面,是屈道翁在南京途中寄来的,心中一喜。折了总封,里头有十几封信与各相好,却都是琴言笔迹,说自己跌坏了膀子不能写,无非是些道谢等语,内有怀怡园诸同人五古一篇,并沿途七律八首。又见琴言另有一封信,子云拆开,内里是三封,一封是诸名士同启,一封是众弟兄同启,一封庾香才子手启。子云一一折看,与他们及与诸名旦的写得已经沉痛,及看与子玉的信,是和的《金缕曲》,只见写着是:

  

  居两地、从今伊始。自古多情成积恨,恨东流、不接西流水。

  肠断矣!写此纸。

  子云等看了大奇,道:“不料玉侬竟能与庾香那首工力悉敌,一样沉痛。”高品道:“玉侬学问几时长的?我去年没有见他能如此。”次贤道:“这是新进长的,不料受乃翁陶熔了几天,就这些进境。若过两年,不知要好到怎样呢!”南湘道:

  “我只道庾香这首词是绝唱,不能和的,谁又想和出这一首来,我看倒非玉侬不能。”又见另写着一纸道:

  本要依韵,因原唱烂字韵不能再用,勉强拾取,反失性情,故另换韵。六月初九日,阻风燕子矶,见铁索练孤舟,俗称乃陈妙常妆楼下,即秋江送别处。回想从前置身优孟,曾演此事,不料今履其地矣。触目伤心,愁多于水。犹幸南风打头,吹我北向。夜梦偏左,言与心违;村鸡一鸣,揽衣起坐。伤哉,伤哉!何可言也!勉力加餐,愿期后会,请自宽解,以侍晨昏。夏秋多厉,千万珍重。琴言百拜。

  子云等看了,叹息一会。子云道:“怎样呢?将庾香请来罢。”次贤道:“不可。这首词他若见了,必有一番伤心痛哭,那时在这里倒教他难为情。不如送去与他,索性使他哭个尽性罢。”子云即着人将琴言并道生的信,送与子玉。

  却说子玉自前日春航处见了诸名旦,单少了琴言一人,又感伤了数日。一夜在睡梦中,忽见云儿走来道:“少爷,琴言回来了。”子玉听了大喜,即问道:“在哪里?”云儿道“就在门外。”子玉忙到大门外一望,只见烟水茫茫,查无涯涘,便失惊道:“这是什么地方?”迷迷离离,心无主意,沿着江堤走去,唯见白浪滔天,帆樯来往。走了一箭远路,忽又见云儿赶来道:“琴言在船上呢,闻说在燕子矶下守风。”子玉道:“此地到燕子矶有多远?”云儿道:“这是观音门,燕子矶就在前面了。但须得个船渡去。”二人在江边站了一会,见有一个小艇来,兰桨咿哑,极其干净。到了岸边,仔细一看,那荡桨的可不就是琴言。子玉叫道:“玉侬从那里来?”只见琴言拭一拭泪,将船拢了岸,子玉上了船,却又不见了云儿。子玉模模糊糊的问道:“云儿呢?”琴言道:“他又到前面去了。”子玉听琴言讲道:“一月之别,令人想死,你看我的眼睛都哭肿了,你倒绝不想着我。你那首词我将他烧了灰,吞在肚里,变了一肚子眼泪,哭也哭不出来。”子玉道:“可不是?你那上车时,我眼前一阵乌黑,倒像坐在你的车沿上,同了你去。后来你把我推下来,我像跌醒似的,回去了,病了十几天,怎么说我不想着你呢?”琴言道:“你怎么能到此地来?隔了二千五六百里路呢。”子玉道:“方才云儿同我来的,我觉也不甚远,一出大门,便到这里。”琴言一面荡桨,一手搭在子玉膝上,说道:“我如今恨你,我作了东流水,你作了西流水,接不到一处来。”子玉尚未回言,只见琴言袅袅婷婷的站起来,坐在子玉怀里,一手勾了子玉的肩。子玉甚觉不安,要扶他起来,忽然不是琴言,变了一个十七八岁女郎,高鬟滴翠,秋水无尘,面粉口脂,芬芳竟体。子玉大惊,要推他起来,却两手无力,一身瘫软,只好怔怔的看着他。听得那女郎低低说道:“良宵风月,千里姻缘。妾家不远,长板桥头,青楼第二门便是。君如不弃,愿订绸缪。”子玉大骇,心跳了一会,说:“桑中陌上,素所未经,此言何其轻出,一入人耳,力不能拔。知卿虽是戏言,但仆不愿闻此。”急欲起身离坐,被那女郎挽住,□□的笑道:“世间有此呆郎,是何腐见,踽踽凉凉,一至于此。但君拳拳于杜玉侬,非为色耶?男女相悦,天经地义,君何以胶柱之性,作刻舟之想。且两人凿枘,情何以生?你若非好色之心,你且将爱玉侬的心说出来。君虽口具雌黄,想难文饰。若以貌论,你看杜玉侬及我么?如今是泪眼将枯,面黄于蜡,憔悴欲死,劝你不必假惺惺,弃了他罢。”

  把子玉一把搂紧。子玉大窘,只得叫道:“云儿快来!”那女郎又道:“呆郎,你叫什么?难道天下有女子调戏人的么?”子玉道:“你将何为?”那女郎道:“我也不过怜才爱貌的心,君固男子,岂无能为事耶?”子玉越急。正在无法,只见一个船拢将过来,船窗相对。却见琴言坐在舱里,吟他的《金缕曲》,凄惋欲泣。

  子玉叫道:“玉侬救我!”那女郎发起怒来,将他一推,狠狠的骂了一句,道:“世间有此措大,令人气忿欲死!”子玉见两船相并,便从船舱里跨了过去。一见琴言,喜不可言,但仔细看他,果然是泪眼将枯,面黄于蜡,见了子玉,惟有掩面悲啼,子玉便觉心如刀割。琴言说道:“谁叫你老远的来,怎么忘了我的话?我是叫你不要来的,你看这一派长江,太太心上不惦记你么?适或受了些惊险,叫我如何当得起?”便呜呜的哭起来。子玉好不伤心,极意宽慰。琴言道:“我今和了你的词。”即取出来给与子玉。子玉接了过来一看,不见有什么词,就是从前到华府去时寄他那块帕子,唯觉血泪斑斑可数。子玉此时心中如万箭攒心,停了一会,问道:“为何你一人在此,你那义父道翁先生呢,那里去了?”琴言道:“你问我那义父么?”叹了一声,又泪如雨下,停了半晌说道:“我也为要见你一面。不然,这个地方就是我葬身之地了。”子玉不解所言,尚要问他,只听得后船舱有人出来,不见犹可,一见吓得魂不附体。原来不是别人,是他父亲梅学士,满面怒容,见了他大喝道:“无耻的东西,在家作得好事,如今又背了你母亲跑出来,这还了得?”子玉这一唬,口中不觉“哎呀!”一声,要想往那个船上躲时,一脚踏了空,“扑通”的一响,落在江里。

  将身一挣,出了一声冷汗,原来是个梦境。只听得虫声唧唧,月照纱窗,倚枕自思,唯有黯然神伤而已。

  明日,子云处送了琴言的和词来,子玉看了,一恸欲绝。

  过了半天,将这信与这词足足念了有百余遍,又喜琴言学问大进,竟成了名作,便缝了一个古锦囊,置了此词,佩在身上。

  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