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几年前,卡地亚公司委托我们做一组有关“情人节”的采访,我们的策划是采访十多对名人夫妻或情侣,让他们挑一件卡地亚的珠宝或手表作为“情人节”的礼物给对方。大部分人都很配合,只有一对非常前卫、非常受尊重的艺术家夫妇虽然接受了采访,但就是不配合。 “只有没有想象力的人才需要用珠宝表达爱情。”这是艺术家的回答。 我们的编辑非常为难,来回劝说,哄他们说点关于“情人节”的事情,让他们随便点个简单的礼品,但是这对夫妇——特别是男的——坚决拒绝合作。而他夫人是那种夫唱妇随的,只要丈夫不松口,她也不愿意帮我们的忙...

  • 从原则上讲,我是个赶时髦的人,所以当简约主义风行一时的时候,我当然也紧跟了一阵子。在那几年,我的生活有了非常大的改变,我变成了一只小狗,天天追着自己的尾巴转:哦,这个杯子不洗影响厨房整体美观;啊,那个花瓶里面的花太有颜色不协调;哎呀,谁把一张纸放在书桌上显得乱;总而言之,生怕任何一丝生活迹象污染了我的高级简约环境。前几天,我认真翻了一下外国的家居杂志,发现简约主义终于过时了。谢天谢地,设计统治生活的时髦告一段落。 这简约主义是设计师当道的设计霸权主义,是美学里面的法西斯主义。从前,设计师做的所有东...

  • 咱国家,每年gdp都能增长七、八、九个点。要不是有好多好多人“深深地投入”了好几回,怎么会有这种盛世景象。只不过我们的投入都是非常有目的的,是追求回报的。在咱这儿,投入的人不少,那怕是投入爱情、艺术和友谊,都能算出个内部、外部和中部的回报率,算不出来就坚决不投。 我曾经有一个朋友,其老公是加州一汉学家,这两口子深深地在中国文人身上投入了好几回,把他们一个个弄去加州,好吃好喝,认真投入友情,有时候还搭上点爱情和色情,但是回报都不太好。就比如吧,他们把一个无名演员推荐给一个大导演,演员最后睡了导演,和他...

  • 初夏的味道

    2015-06-29

    我还没尽情享受春的喜悦,夏天就迈着轻盈的脚步匆匆来临。 初夏的花,素而不艳;初夏的风,香而不腻;初夏的阳光,温而不热;初夏的雨,柔而不躁。我穿上了单衫薄裤,捋起袖子,最大面积地接触初夏的赐予,品尝初夏的味道。 野蔷薇懂得初夏的心思,带着芳春...

  • 在人生的记忆里,总有一些刻骨铭心,历久弥坚。譬如童年情趣,少年情殇,青春爱恋,乡思亲情。在我的记忆中,总忘不了家乡的土疙瘩、高峻的山、清澈的水,忘不了家乡的牛哞、马嘶、狗吠、鸡鸣,还有袅娜的炊烟、漆黑的土灶和老屋里的石磨。 老屋里的石磨通常...

  • 我从小喜欢读书,喜欢买书、藏书。爱书,简直到了嗜书如命的地步。长大以后,我无论走到那里,第一个寻找的目标就是书店。去外地出差,任何东西可以不买,但当地的书店不能不逛,自己喜欢的书不能不买。对那心仪已久未得的图书,我惦记着,盼望着,无论走到...

  • 一年四季,我头枕着波浪,聆听涛声;日复一日,我迎来旭日东升,送别海上落日;朝朝暮暮,我目睹着大海的风韵,品味着大海的情怀 我虽然是一个长年累月漂浮在水面的浪里白条,但不是船。因为我只是一个小不点儿。即使蚱蜢舟也应大过我,更不要说那些万吨级的...

  • 时光荏苒,不觉已进入乙未仲夏,有一个人始终令我难以忘怀那是一位客居台湾的老人,名叫钱亮才,是外公素日通信的同窗,亦是我的忘年之交。 早在2000年,钱爷爷还未满八旬,我则在念小学。自那时起的8年间,我们书信往来,彼此斟酌过若干次的诗文、探讨过无...

  • 寻找一朵花

    2015-06-28

    早晨散步的时候,突然看到一朵花,一朵远离花丛的花,一朵不再站直的花。这朵花的枝躺在地上,躺在地上也不是直的,而是弯曲的。 弯曲的,还不是一般的弯曲,它的弯曲,尽然在地上划出一个圈,又在圈上延伸出来,向更远的地方延伸而去,在更远的地方,它竟然...

  • 夜未央,而你的脚步迟迟在远方。我只能听见山河不息的流向,烟花自焚的美丽惆怅。谁把情诗挂在了弦月之上?谁把思念明灭在枷锁的心房?一袭夜风撩起的发梢,又落下千点瘦墨成行,作茧自缚里缝缝补补,念念忘忘。窗外有明月光,无关门里沧桑。 突然想,山和水...

总:75 页12345下一页尾页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