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欣赏 > 情感美文 >你的世界,一定会有花开

你的世界,一定会有花开

推荐人: 来源: 美文阅读网 时间: 2015-03-23 12:57 阅读:
  我从不艳羡鲜花的娇艳,也不羡慕大树的挺拔;最是欣赏,风雨飘摇中,坚忍不拔的野草。或许,不曾被人呵护,不曾受人青睐,但一定要努力活出自己的姿态,这是野草的信念。阳光来临之前,每一个生命都值得温柔对待。

  扶贫小组在偏远山村发现一个孤儿生活十分艰难,于是记者前去一探究竟。他们走近村子里的一户人家,在一个脏乱的猪圈旁,蹲着一个的十二岁的小男孩,他叫杨六斤。虽然面颊黝黑,却掩不住浓眉下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衣着破旧、瘦骨如柴,却盖不住他天真阳光的笑脸。看见他的第一眼,对他不应该有怜悯之心,而是出自肺腑的欣赏。

  扶贫小组的人向他打招呼:“六斤,又在喂猪啊,吃饭了没有。”

  “还没有,等一下还要去放牛呢!”。

  喂完猪食,只见他从远处的一座小房子跑去。远远望去,那座小房子像一个衣衫褴褛、弯腰驼背的孤独老人,我真担心,如果风雨大些,它会消失无踪。房子的正中间有一个入口,对的,是入口而不是门,因为门是可以开、关的。屋里几乎没有一件像样的东西,墙角有几块石头和一个小锅拼成的灶,另一墙角还有一个小木床,上面的被子很薄。这男孩六岁失去父亲,不久母亲带着弟弟改嫁,他被丢给爷爷奶奶,年迈的两位老人相继去世,而他被接到了堂哥家中。堂哥外出打工,他一个人独自生活了五年,堂哥每年外出时会留500元钱在邻居那里,作为他一年的生活费和学费。他用娴熟的动作生火做饭,一会儿就做好了。一碗米饭,半碗辣椒,他小心翼翼地把他一天的伙食放在背篓里,便出门了。

  走到邻居家的院子里,他大喊一声“阿娘,我来牵牛了”,从屋里走出来一个中年妇女,“来牵牛了,我去给你牵”,说完走开了。六斤接过女人手中牵牛绳,干着牛上山去了。“他经常帮你们干活吗?”记者问妇女。“经常来,我们对他也是能帮就帮,只是这孩子太苦了。”女人扯着衣服擦了一把泪。六斤来到山上,放了牛,随地坐下,拿出带来的饭,伴着辣椒,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正在长身体的孩子,一碗米饭怎么能解决饥饿!他在地里找了六七种野菜,没有冲洗,就那样伴着辣椒吃了。记者走近一看,发现有的野菜长得青草一样,劝他停止食用,他只是笑笑。他放的牛可有福了,吃不完的野菜,全被牛收入肚中,数量不多,却也是美味。

  晴天午后,阳光正好。六斤用塑料瓶制作了一个钓鱼的工具,又挖了蚯蚓,去山里的水库钓鱼。他用线拴住瓶子放入水中,各个方向都放一个,这样捕到鱼的几率就会大得多。撒好“渔网”,跳入水塘洗澡,因为没有洗发露,他只能用洗衣粉洗头。旁边的人,摸了摸他贴着额头的头发,顺势问了一句“洗得干净吗?”,他笑而不语。我脑子里还有这样一段记忆,小时候,家里买不起洗头膏,只能用洗衣粉洗头。用洗衣粉洗过的头发像稻草一样干枯,不顺滑,没有光泽。每天早上,最怕梳头了,每次要费好长时间才能弄好。待他把自己收拾干净后,他要去收战利品了,虽然有几个瓶子是空的,但收获还是不错的。十几条大拇指长的鱼儿在瓶子里欢快地游动着,他看着看着,笑了,笑红了挂在天边的夕阳的半边脸。

  回到家,已是一片漆黑,他狭小的屋子亮起一丝微弱的灯光,这灯光仿佛只够照亮他一人,再容不下其他人来分享。放下身上的东西,他已经迫不及待地要将瓶子里的小家伙做成大餐。生好了火,他直接把鱼倒入锅里,翻炒几下,放点盐再捞出过,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没钱买肉,我就下河钓鱼来解馋;没钱买鸡蛋,我就上树掏鸟蛋来尝鲜。”灯光很瘦,依然可以看见他抬头时的微笑。

  “那你生病的时候怎么办呢?”黑夜中一个声音问道。

  “我生病也去,不去就没有吃的”他还是笑着。这是一个被遗弃孤儿吗,为何在如此窘迫的还能这么豁达,我心里有些疑虑。

  “你想你妈和弟弟吗”同样的声音再次问。

  他低下头,沉默了一会儿,带着哭腔,哽咽着答了一句“想”。“我想问母亲,为什么当初只带走弟弟,不带着我走?我想保护弟弟,不让别人欺负他,说他没父亲。”。六斤平时与人玩耍时,他们说他没有父亲,还被母亲抛弃,常以此理由孤立他,所以他不想弟弟也遭受这种对待。

  过了几天,扶贫组联系到了六斤的母亲。车子崎岖的山路颠簸好几个小时,要下车走一段路才能到,下车后,所有人疲惫不堪,而他的步子越迈越大。这条路,他梦了千百遍,他怎么能舍得慢下脚步。多少个白昼,他看着母亲走的方向,然后寻着路去,走了很久,迷失了方向,然后哭着原路返回。他紧拽怀里的瓶子,因走得太快,里面的水和鱼左右晃荡着,这是他唯一能带给母亲的东西。

  女人早已在门口等候,六斤在很远的地方就看到了母亲的声音,他不顾一切地飞奔到母亲的怀里,紧紧相拥的母子俩泪流满面,似乎要把错失的时光,一下子弥补回来。这一刻,一切埋怨和思念都融于这个拥抱了。女人把六斤领进矮小的砖房,屋里的陈设很简单,但很洁净。女人揽郭六斤的肩,两人一起坐着,偶然看见他身上的衣服破了几道口子,手在摸着衣服破的地方来回摩擦,泣不成声。轻轻拉过六斤的手,看着满是伤痕的小手,转过头,哭出了声。女人询问这些伤的由来,六斤便一一细数给她听,这是煮饭烫伤的,这是掏鸟蛋刮伤的,这是冬天冻伤的……

  “见到妈妈和弟弟很开心,我想每天和弟弟一起上学,一起睡觉,每天吃妈妈做的饭,帮她干活,只要和他们在一起,什么苦我都愿意吃。”他悄悄对记者说。这些普通的小事,却是他可望不可及的期盼,幸福对他而言真是太奢侈了。

  又是一个黑夜,灯下的女人温柔而仔细地缝补衣服,一旁的六斤目不转睛瞧着母亲,他真怕这是个梦,梦醒时只剩他泪湿衣枕。他以为他这次来,可以和母亲一起生活,不会再孤独。可是母亲告诉他,那里没有他的田地,他无法在那个地方立足,最终他还是逃不了命运的捉弄。初春的夜,还未完全褪去寒冷的外衣,风依旧刺骨。六斤手里提着一些东西,穿着母亲做的新衣裳,离开了。女人手里着手里的灯,站在原地张望六斤远去的背影,眼里闪着泪花。六斤跑回来,抱了母亲一下,跑着消失在茫茫夜色中,后来……

广告

广告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