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欣赏 > 情感美文 >从悲剧到喜剧

从悲剧到喜剧

推荐人:匿名 来源: 转载 时间: 2015-01-17 19:41 阅读:
  其实,我这个年龄不适合探讨这样的问题,我觉的这样的问题应该是柏拉图跟他的老师讨论的,应该是孔子跟老子讨论的,是一切有大德修为令人敬仰的人讨论的。而且,我甚至设想他们之间真的进行过这样的对话。孔子挺直身板和蔼的说“喜剧就是平天下,悲剧就是连修身都没有做到”,老子一定微眯这他本来就不大的眼睛,微曲食指说“喜剧就是做到道法自然,悲剧就是连自然是什么都不知道”。

  作者:一念之间

  我今天讨论这个问题,深知自不量力。有一天,一个多年的老朋友问我什么是喜剧,什么是悲剧,我当时哑然,因为,我似乎没有想过这样的问题。我觉的我不能愧对了我那同学,更不能愧对了这一有意义的问题,所以,我吃饭的时候想,睡觉的时候想,在井下几百米深的采煤工作面想,总算小有心得。

  就我接触的史料和文献而言,就身边发生的各种事件而言,我总结了一句话,悲剧的种子往往结出喜剧的花朵!悲剧跟喜剧实则是同气连枝的一种现象!

  比如,历史上那个被贬来贬去的苏轼,其实他大多数优秀的作品都是在贬来贬去的坎坷途中写的。中国历史上做大官的多了去了,中国政绩显着的大官也多了去了,然而,妇乳皆知街头相闻的也就那么几个,海瑞,包青天,狄仁杰。可以想象,如果苏轼一生青云直上,接履蟾宫,后世文学经典必少了一朵奇葩!其父苏洵,其弟苏辙也是了不起的大文豪,唐宋八大家,苏家独占仨。然,就传世经典而言,苏轼超过了苏洵跟苏辙的总和,我们提起三苏,多少人会记得他们都做过什么官职?唯记得他们那些脍炙人口的诗句华章“月出于东山之上,而徘徊于斗牛之间”,“纵一韦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浪漫的苏轼,在最不得意的时刻,吟唱出最美的华章!我们不会因为多了一个清官,多了一个好官就忘乎所以,读苏轼的佳作,忘乎所以几乎成为稍有文学修养的人的一种共性!也许,几百年前的苏轼并没有料到这些,他正为前途堪忧,只好通过诗篇来寄托自己的哀愁,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他这一不小心的转移,竟成了后辈无法攀登的高峰!

  我还记得大明朝的王阳明。日本有个汉学家叫东乡平八郎,他的胸前挂着一个小胸牌,你当胸牌上写的什么?“一生腑首拜阳明”,王阳明的知名度可见一般。然而,我那一圈子朋友却鲜有人知道王阳明,有人说,王阳明是墙内开花,墙外香,我觉的未必!你不知道毛主席,周总理都读王阳明,你也不知道,蒋介石退守台湾时把自己宫邸所在的山改名为“阳明山”。

  历史给王阳明开了个大玩笑,一时间,他成了要革去对象,他的思想被打上糟粕的烙印!以致现在关于王阳明的着作很少,只有南怀瑾的《王阳明九九方略》在市面上流通较广。这个曾经被寂寞包围的失意哲学家,再次失意!

  王阳明被贬龙场的时候,是他人生最为悲剧的时光,龙场是什么地方?是贵州一个偏僻的小地方,瘟疫横行,障气弥漫,民风彪悍。我们的王阳明还差点死在那里,他极其浪漫的给自己准备一口棺材,吃过饭就躺在里面等死。奸人当道,朝纲混乱,偌大的朝堂竟无他的安身之地,他,被遗弃,被放逐,被朝廷忘却。这个历史上最黑暗的时光,王阳明也被疾病困扰,障气让他难受的喘不过气,疾病渐渐让他忘却曾经惦记着的朝廷,他开始思考人生的大问题,也正是他的思考,在最腐败的年代,飘溢出一缕奇特的芳香。

  “致良知”,他说,他完全否定了宋代以来的程朱理学,否定了先知后行的理学传统理念,强调知行合一,“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到了晚年,他把自己的思想总结为这四句话。今天,我们本着实践是检测真理的唯一标准的时候,有没有想到,这曾经跟那个在龙场悟道的王阳明息息相关!

  王阳明终于被朝廷记起。那时候国家发生了叛变,大臣束手无策,于是有人举荐王阳明,王阳明只用了三十五天就平定了叛乱。我们回忆一下历史对王阳明的评价,“王阳明是我国明代着名的哲学家、思想家、政治家和军事家,是朱熹后的另一位大儒,官至南京兵部尚书、南京都察院左都御史,因平定宸濠之乱等军功而被封为新建伯,隆庆年间追封侯爵。”心学“流派最重要的大师,陆王心学之集大成者,非但精通儒家、佛家、道家学说,而且能够统军征战,是中国历史上罕见的全能大儒。封”先儒“,奉祀孔庙东庑第58位。王阳明不仅是宋明心学的集大成者,一生事功也是赫赫有名,故称之为”真三不朽“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再次有立言,虽久不废,此之谓三不朽”。这所有的一切,都是龙场悟道之后得到的,有时候,王阳明真该去感谢那场厄运,去感谢宦官刘瑾。

  五十六岁王阳明辞官在家乡讲学,他的学生大多也出类拔萃,徐阶,张居正,海瑞,陶行知等,名扬海外!历史上王阳明也并没有放过刘瑾,终于,刘瑾被王阳明的学生徐阶所杀。到了今天,全世界都在研究王阳明的着作。特此,我希望,我那些朋友也多读读王阳明。

  有时候曾想,当我们站在历史的高度去看待一件事情的时候,我们不一定总会怜悯那些被排挤被打压的仕人,甚至会为此感到庆幸,庆幸历史终于给了这些天才一段百无聊赖的时光,让他们开始思考更为重要的东西,让他们腾出时间,腾出双手为后世留下点宝贵的精神财富。

  当然,当我回答我那个朋友的问题的时候,我不可能给他讲这么多文献上的事情,毕竟太遥远,毕竟看上去有点卖弄史料。我只好用更简单的语句来回答他,我说悲剧跟喜剧是同一个问题,悲剧的开始也往往是喜剧的开始,悲剧让你失去的东西,你完全可以从另一个方向得到!而这一切的一切都取决于你本身,你拥有变悲剧为喜剧的力量。

  朋友听后不再言语,我却想到了另外一句话,“悟道前,看山是山;悟道时,看山不是山;悟道后,看山还是山”,趁着这样一个话题,我觉的我应该这样去理解这句话。悟道前,总以为悲剧是莫大的不幸,你愤恨,你恼怒;悟道时,以为悲剧可以转化为喜剧,只要去努力;悟道后,你不在关心事物的本身是悲剧还是喜剧,因为你知道悲剧其实就是喜剧!

  我用王阳明的一首诗结束此文,希望能够给那个纠结悲剧还是喜剧的朋友一些安慰。

广告

广告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