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在最深的红尘里重逢

在最深的红尘里重逢

推荐人:繁华落幕 来源: 网友推荐 时间: 2015-05-24 14:30 阅读:
  也许有过去
  也许只有
  在回忆里才能与你相遇
  红尘如泥
  而我在最深的红尘里
  与你相遇
  又在风轻云淡的光阴下
  匆匆别离

  也许我还是我
  你还是你
  也许有一天
  还可以闻到彼此的呼吸

  那时候
  我答应你
  在最烟火的人间沉迷
  并且
  再也不轻易说分离

  白落梅,对于这个女子,形同知己,又一无所知。像一枝捡尽寒枝独傲风雪的梅,虽已看透它的风骨,却不敢轻易触摸,近在咫尺,又远在天涯。她的文字,抚慰了无数人孤独的内心,让那些找不到归宿的游子,有了栖息的场所,让那些无法超脱的亡魂,得到了转生。每一天我们都与她匆匆擦肩,每一天我们都与她的文字,结下不解的夙缘。她像风一样的来去,行走于红尘之上,行吟山水,一梦千年。

  没有人知道她的行踪,也没有知道她的脚步起于那里,又止于何方?我们只知道,在这喧嚣红尘,有一个女子,仅凭一支素笔,一段文字,就敲醒了我们想一辈子做下去的梦,醒来才发现,若不是她及时阻止,我们早已阴阳相隔。她在世人的心底,栽种菩提,不为自己成佛,只为那一次的擦肩,让你我懂得世间悲喜不过云烟过眼,切莫太过着迷。人生这场戏,无论你有多么舍不得,终究要散场,散场后空无一人,只有学会及时转身,才不会被悲喜消磨。

  有风的清晨,独自坐在轩窗下,遥望远方,天空是那么的洁净,仿佛深蓝的大海,清澈得可以看见自己的过去。我望着天空,看着云彩编制着自己的往昔,台巨大的戏台,却只为我一人而搭。每个人的内心都是独一无二的,过多的交织,会失去自己。窗外、风雨寂静,人流如织。也许他们都有着相同的过去,相同的经历,但到最后还是相逢陌路,成了彼此生命中匆匆擦肩的过客。

  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其实、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的另一半能与自己有所不同,如同红花与绿叶,如同春夏与秋冬,若是太过相似便更替不出这四季年轮,也不会有那么多似曾相识的缺憾和美丽。我们都希望,把自己丢失和残缺的那部分故事,寄放在缘深的人心底,只对自己一个人说起。假如有一天,你在红尘之中,遇见某个人执意要对你述说她的过去,请你一定要耐心听完,因为最后的结局,才是你要寻找的那段开始。

  友说“你的文字越来越像白落梅的风格了,我说我本就是她文字里的一缕情思,是她如流的笔墨,如水的情怀,禅意的文字,养活了自己。”让我得以在这烟火的人间,看天边云卷云舒,赏庭前花开花落。也许她此生也不会发觉,她的文字记述着许多人的过去,寄放着许多人的灵魂。尘世中为之魂牵梦萦的人实在太多,我也只是众生之中的一粒微尘。在最深的红尘里与她相遇,又在风轻云淡的光阴下,匆匆别离。

  她一直是无数人眼中,一道隔岸的风景,彼岸花开,隔江遥望。第一次读她的书时,就感觉到一种宿命般的难舍,像听一首带着淡淡忧伤的曲子,怎么也不愿结束。光阴漫卷柳枝,落叶随风消逝,转眼已消去数载光阴,我已不再是当年那个懵懂无知的少年,捧着一本书,在温情的阳光下,傻傻的想,究竟是怎样的女子,写出如此柔软心扉的文字。假如有一天,陌上相遇,不知是否有缘相识?

  在最深的红尘里重逢。相信许多人这一生的情缘,都被她无意言中,变得开始相信命定之说,有的人甚至开始栽种莲荷,修一段菩提的光阴。我们都想安稳的渡过这漫长的一生,所以对于那些无说清说的缘由,只能当成是宿命,如果硬要去寻一个答案,只会让自己过得痛苦不堪。有些事本就没有结果,有些因果谁都无法言说,就像这大千世界,多少微尘沙粒,多少寻常春秋,最后都要带着遗憾而去?

  世事轮回,因果宿命。前世今生,宿命注定的,我们谁都无法改变。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妥善安排好自己的缘分,让这漫长的人生,少些遗憾,多点快乐。年轻的时候,我们对外面的一切充满了好奇和憧憬,总想踏遍万水千山,看尽尘世涛浪,寻一处清幽水乡,与某个人安好岁月。等到真的从故乡走出来以后,才知道这五彩斑斓的尘世,每走一步都是那么艰难,那些曾经携手相伴同行的人,也在转弯的路口各自离去,到最后,只剩下自己独自面对生死。

  江南,一直是一个滋养闲情的地方,那里的一草一木,一山一石都赋有灵性,让每个行经江南的人,都可以在夜里做一场梦,将结局搁在黛瓦白墙间,青石小巷里;将源头带回故乡,在故乡的明月下,重温结局。曾在梦里无数次去过江南;无数次用文字描幕过江南的粉墙黛瓦,垂柳栏杆,烟雨楼台;无数次诉说过那些没来的缘分。一曲《琵琶语》,像是我遗落在江南的梦,梦里没有我要寻找的源头,只剩下我匆忙的脚步,踏响寂静的回音。走在坑坑洼洼的青石般路上,走在九曲回肠的小巷里,我才恍然这里的故事,没有开头只有结尾。

  她是从江南三月烟雨里走出来的女子,池中的莲荷便是她的开始,小巷深处埋藏着她寄放的结局。多少人来此水乡旧巢寻觅她的身影,却是一无所获。六月、池中的莲,开始露出淡淡馨香,这是个美丽的季节,一定有许多人赶去江南,看一场莲开。我也想去,但我不会寻觅她飘忽的行踪。我深信,倘若真的缘深,我们一定会在池边相遇,我们都是那赏花人,尽管你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莲的香味是淡雅的,而有些相遇,不见才是最好的结局,倘若真的见了,反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能够生活在同一个时代,能够同温一页书香,同赏一池莲荷,已是上天莫大的恩赐。

  人生就像听曲儿,好的曲子就如同一段深厚的感情、难舍难分。喜欢把曲子当成酒来品,那轻柔的旋律,好似阵阵酒香,一曲过后我已醉意朦胧,倘若再配上柔软的文字,就像做了一场梦,梦里铭心刻骨,梦外失魂落魄。而白落梅的文字像一杯历久弥香的香茶,读过之后心灵有种被打扫过的干净。就像这个季节的雨,没有三月的缠绵,也还未到酣畅淋漓的时候,草木在它的滋润下,显得仓绿茂盛。倘若我们能像她的文思一样清醒,像她的文笔一样老练,或许我们的一生会减去许多徒劳的伤悲。很多时候,我们行走红尘,缺的就是这样一份坚定和清醒。人生就像一团簇簇的折子戏,有的人在台上醉生梦死,有的人则在台下纸醉金迷;无论你是戏子还是看客,若是无法坚守自己的内心,终有一天会过度沉迷,连生活都无法自理。就像这一天的阴晴,天晴的时候高兴,下雨的时候惆怅,无论阴晴我们都在奢望另一种美丽,想要求得完美。却不知每一种完美,都是因为曾经遗憾丛生,而这世间真正的完美名叫作酸甜苦辣。

  窗外忽然飘起了雨,清风顺道将雨滴拂进了窗菲。天是阴的、心是凉的、略带点急躁。不知从何时起,已无法坦然面对阴晴的变化,特别是这突如其来的阴晴,还没来得及调整心态,就已将我打得措手不及。事后、不管我怎么努力,慌乱的心跳始终无法平复;乱了就是乱了,想要装作不承认,已毫无意义。既然无法自理,那便放任自流好了,等雨停了,风住了,自然也就好了,又何必一定要分出胜负呢?在大自然面前,我们渺若微尘,又凭借什么去改变这既定的结局?白落梅曾说“若岁月静好,那就颐养身心;若时光阴暗,那就多些历练。”万事随缘,若太过认真,无非是在和自己过不去。要知、他人也许并不知道你的心情,又怎会在意你的感受;况且许多时候,许多人你我根本素不相识。收拾好每一次破碎的心灵,等到重逢的时候,交给缘深的人,告诉他破镜难圆,要好好珍惜每一次的相遇。

  你
  是一支遗失独立的梅
  带着隔世的花香
  禅意的落在江南
  我
  是佛前的一朵青莲
  寂静地
  开在忘川河畔
  前世
  五百次的回眸
  才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
  走过这烟火的
  人间
  在最深的红尘里
  与你重逢

  文/闲花

广告

广告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