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提一篮清风,邂逅一朵花

提一篮清风,邂逅一朵花

推荐人:日光倾城 来源: 网友推荐 时间: 2015-05-19 13:46 阅读:
提一篮清风,邂逅一朵花
遇一朵花,就如春风中遇到一个旧相识,不管是合眸与低眉,都是满心满眼的喜悦。人生,若是能用大半的时光去做喜欢的事,去在乎喜欢的人,就不算是虚度。

  喜欢,在一个春天的早晨,靠着窗棂,捧半盏暖茶,读以往写过的句子,读那些开心与不开心的记忆,在山峦的清宁里是忽远忽近的寡淡与沉寂,而那一刻,恍若,一些逐渐薄了的情意,厚了的心事,片刻间晕开,在草色芳菲的季节,还可以依着光阴重温一次。曾经的我们,在烟火的故事里邂逅,经风经雨,经历尘世各种耳语,忽一叶光阴婉转,丢了心,逝了情意,然而,我终究还是将美丽定格在你的眼神里,想来,那是一场多么繁华的交集。佛说,这尘世的因果,是哭着过,笑着过,想着过,忘着过,怎么过都是一种经过,唯有善待自己才可以从容的走过。如若,可以清点思绪,将这命里的玄机参破,纵然是清明雨上,白云过隙,也定然可以开成眉间的馨香一朵,你若记取,那便是这一世慈悲的因果。

  设想,当春风吹绿了零花水岸,那清宁静好的女子,从以往的沉寂中醒来,依着流云满袖,和阳正暖,读,某些关于写在衣皱间的诗句。那些,看似是旖旎在指缝间的距离,或许,曾经如烟火况味里的一抹清痕,如杨柳岸青丝袅袅的一盏新露,如花瓣上星星点点的一滴晶莹,最终,都已随了尘缘若水。流年,是一场风云迭起的匆忙,若是懂了,那纯净的心田就不至于长满荒草,让我们途经一切的沧桑,只等那烟雨中的杏花再度芬芳,于时间的岔路口,又可以如约的走在一起,走在充满阳光的路上。

  岁月,是一程深念,从风的山峦上走过,牵着春天的衣角,温一壶陈年老酒,携一盏清冽润喉,直到与一个人,一段时光,空杯以对,扑簌簌的情绪就好似随风随雨,随悲随喜的旧怨,忽一时明媚,忽一时低沉,又宛若八千里风月的浑浊,点点滴滴,从眼眸间溢出,泛滥了四月的闲愁。如果,面对岁月狰狞与和善的重叠,我们终究是无法避及的老去,那么,何不就暂且给自己一处安逸,拈花,结草,煮字,弄墨,时光的村落里温良着情意,总有一天,我们还是会找回遗失的足迹,不辜负,不疏离,只低低的取悦万物生长的清喜,以及河川静怡的美丽。

  光阴的诗篇,从来不是来自于某些性情的孤绝和隐忍,而是,用心底最美的念编织出文字的弧线。然后,在陌上无所顾忌的纷飞成纯美的语言,心海里泛起波澜,装点了春天绚丽的画面,就如,那一年盛大的遇见。曾经许诺,不管沧海桑田如何变迁,不问岁月怎样千回百转,就让心事落幕在有你的麦田,而后,我回身望去,你就依着小桥流风,在那白墙碧瓦深处,让我不止一次的泼墨出时光的惊艳。红尘,纵使是涉不过的水岸,我愿,用素心种一朵莲,用终其一生的顾盼落入你眼底的缠绵,等尘世的风吹老了画卷,等思念泛白在指间,等般若菩提渡我,在清宁之中,缄默如烟。

  总是相信,只要是用心供养的情感都不会与己擦肩,纵使,有一天,两个人不得不被时光冲散,亦不会留有遗憾,因为爱过,就是最长情的眷恋。或许,故事会搁浅,或许,流年会纠缠,但是时光许我们深眷,许我们在春花烂漫时遇见,而当春天的韵味深情的落入我的眉眼,喜悦,或伤感,都能够被盈握在手,如落红锦帕上绣出一方倾城的念。有人说,阳光中读我的字,终其一生,是一朵女子生活在自己的蓝天下,不管张扬或沉寂,都是一道最美的风景线。我说,如若时光执意奔跑,不需要追赶,也不需要有支点,给我任何一个文字的脚本,我都能够分享出一个主题和画面,那就是爱的旋律,是我心里生生不息的温暖。

  常常是一个人,向往着要到远方去,不必要背负太重的行囊,一身素缕,半程暖意,哪怕是要经历千山万里的静寂,只要心中怀揣着期许,就可以将沿途的风景尽收眼底。一生之中,总是会有一些人来去,不经意牵动着情绪,或是写在云里,或是远在雾里,或是握在手里,或是念在梦里,你若是太过在意,就难免会心生暗疾,长长久久的沉溺,终究会无药可医。这世界,容不得你有半点亏欠自己,天地之宽广,万物之葱郁,就看你如何去参悟其中的含义,眼不涩而不泣,心不躁而不戚,听春来耳畔莺声燕啼,裁得眉间一点新绿,温茶,静心,只等陌上的人缓缓归矣。

  每个人,都有一些无法释怀的往事,如江南青石板的小径上跌落的雨滴,带着悠长悠长的倦意,寂寞,而些微的琐碎。那一年,是怎样的一种境遇,在文字的山水里邂逅不经意的你,从此,一朵花的心事,便开始氲氟成羞涩的妩媚,拂袖弄梅,呵手煮字,繁华种种,篱落疏疏,无一不是在向往着生命的葱郁。人生,是一场冷暖的交替,是一段悲喜的凝聚,我常常自顾自的梳理着情绪,以薄水润喉,清心研墨,直到多年以后,我还是会心存感激,感激某一次相遇,因为有了时光深情的赠予,才换得满心期许,花事旖旎。

  岁月,就是捻起衣襟走过风,经过雨,最后一缕念便开始凉薄在眼里,沉淀在心里,而我只愿,还能依着静细的光阴想起某些陈旧的句子,然后,安寂在清宁一隅将往事默默温习。或许,是心与心之间相隔的太久,所以,记忆的脉络已经开始枯萎疏离,直到,将荒野无主的心绪一层一层的拨开,都无法寻到曾经的那句爱你。旧年的光阴,注定是一场无法描述的灰飞烟灭,唯有平淡的羽化,才能够屏退纷杂清宁若水。而女人一生里最好的时光,从来不是在众人眼中,而是在自己的心底,守一朵云开,半亩清风,不管沧桑几何,不问风起雨落,就如春天的桃朵,十里春风中嫣然一笑,也自是宁静而别致。

  总是感觉,是在用一生的时间去寻觅一程未知的风景,而某一些些情节,就如干湿横斜的句子,在岁月的案几之上不规则的排序,来不及整理,就随着时光仓促着而过。返身折回时,心里不免会暗自惋叹,曾让人怦然心动的一角晴朗,竟然,早已随了缘,丢了念,如同烟雨般消散。也许错过,就错失了与最美的景致握手的契机,所以那种贴心贴肺的安暖,注定是与己无关。某一时刻,慢慢将身心靠于窗前,依着阳光梳理心思,就在一线温暖映入眼帘的一瞬,也会突然醒悟。在水一样的时光里,我们并没有丢失什么,而是多了一些成长的经历。那些内心生长的悲欢,也一定教会我们懂得,唯有慈悲才是最妥帖的因果。

  不知不觉,春天的花淡了,风浅了,水清了,山老了,那寄居在文字里的梦也越发的远了。而这春天里的心亦是空荡荡的,等不来雨的消息,只是任凭着某种守望在凉薄的境况里尘土飞扬。你说,天气无常,别总是无故的哀伤,我不是还在吗,那份情感,会一如从前一样。如此,会突然间有泪湿了眼眶,恍若,是春光烂漫中一抹淡淡的花香,在最美的光景里被我写入相思的诗章,而你,俨然还是我心内无法搁浅的万千思量。想来,命运终究不会让用情的人失望,会尽以极致的看护好心底的暖阳,纵然尘世里有各种的蜚短流长,只要彼此的心安好,无恙,便是不辜负这红尘的云水一场。

  最好的时光,就是两个人,一处说话,一边吵闹,一边融洽,一边玩耍,一边长大,一边写着爱,一边又含泪擦,最后,笑提一篮春风,去迎娶一朵花。

  文字/花谢无语

广告

广告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