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朋友问:今年生意为什么难做? 爷告诉他:有钱的抓起来了,没钱的下岗了,你卖给谁去?! 你不觉着此话真得有理吗? 这个尴尬的年龄,谈情说爱己老,谈死又太早,和年轻人一起谈经历太幼稚,和老年人一起谈故事又太小,闲在家无聊,出去疯怕吵。 任性说你...

  • 在新城桥街道文峰社区活动室内,每天七点三十都会准时看到这样一位老大妈,轻轻地将音乐打开,快乐地哼着小曲,拿着扫帚正忙着将活动室打扫,然后将开水烧好,一切忙妥后,她随着曼妙的音乐,独自跳起优美的舞蹈。她,正在等着大伙一起来跳交际舞。看着她那样...

  • 16年前,李海霞满怀梦想和希望,和靖江的一个单位签定了聘用合同,走上了自食其力的工作岗位。 刚开始,工资还算不错,到了第三年,老板言而无信,工资降到原来的一半,她一气之下,拂袖而去,离开了这家单位,到上海进入私企继续打工生涯。但是,生孩子使小...

  • 谁是改革的绊脚石?要弄清这个问题,首先要厘清改革的定义,改革是七十年代末,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一场深刻的社会变革,她的初衷与出发点就是解放思想,大刀阔斧地清除束缚生产力发展的旧体制、旧机制的蕃篱,最大限度地发挥劳动者的生产积极性、创造性,迅速...

  • 下课后,我打开电脑,QQ会话消息任务栏头像不停地闪动。我立时用鼠标一个个点开,哇!好多呀。霎时,一个个礼物弹跳而出:一块蛋糕从天而降,砸出四个大字——生日快乐!一个橘色宫灯晃动眼前,灯笼上闪烁四个红字——梦想天灯,再看赠言:新年快乐,送你一...

  • 世界杯决赛那晚我们又喝醉了,和玩的最好的四个人,在我们那边最便宜的酒吧喝得满地打滚。我不知道这间店哪里便宜,因为我从没在这儿买过单,每次都是欢蹦乱跳地进,东仰西歪地出,走一走,扭一扭,看见门口树干还要搂一搂,朋友过来扶,嘴里喊着,我能自己...

  • 忘了这是有多久没有像现在这样,梳洗过后,披着湿漉漉的头发。拿起一个笔记本,一支笔,坐在窗前,时不时抬头凝望,天空中最亮的星,接受月色的洗礼。 我总会在这个时候,把思绪拉回从前,暖好那些让我心神不宁的记忆,随着曾经的画面,或喜或悲。有时会不自...

  • 我想要幸福。想要得到幸福。想要你幸福。想要成为你的幸福。 题记 说实话我还真的是想他了,不是有点,很非常。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体会过思念这种情绪。 那天在学校里我真的乱了,我完全控制不住自己。当那个时候我听到我设置给他的铃声的音乐,我彻底崩溃了...

  • 当午夜的钟声响起,便是我寂寞的灵魂在想你。夜色沉静,相望无痕,我将这些痴迷的过往铭刻于胸。倾泻的文字是不语的印记。当我寂寞的从你窗前路过,就注定了今生的风雨蹉跎。我试着去忘记那些疯狂的幻想,却猛然发现这是一个极其谎谬的错误。我的孤单仍在继...

  • 从很久很久以前的那一个夏天开始,成熟成了自己内心对自己唯一的认可。然直到今天看多了,走远了,之后才不经意发觉,一直以来我所定义的成熟从来没有过真正的标准,只是一种在同龄人面前寻找心里优越感的单纯体现。一个以不成熟群体为标杆所丈量出来的结果...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