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孟婆汤

    2016-04-07

      幸运是什么颜色的,假如命运是顽固的。   执著是什么颜色的,假如痛苦是永恒的。   (一)   你们已经遗忘了曾到过的幽冥。   记忆中泛黄的碎片一定早已在无数的轮回中如烟消散。   淡然喝下满满一碗的孟婆汤,带着忘却的轻松飘向另一个世界。   你们可以轻易做到。   可我,我做不到。   孟婆不动声色的诱劝我喝下那又苦又涩的汤。   “来,喝下。忘却尘世无尽烦恼……”她凑过一张枯树皮似的千沟万壑的皱皱巴巴的脸,上面的细细长长的皱纹深如刀刻。   我摇了摇头。   她在皱如枯树的...

  •   2005年7月,高中毕业的我,跟随一帮姐妹从湘西老家来到武汉打工。因为没有一技之长,找工作不容易,最后我只好应聘到一家星级酒店做服务员。时间久了,我发现厨工张扬看我的眼光有些异样,我知道他肯定是喜欢上了我,但却没有胆量说出口。   平心而论,张扬是个不错的男孩:他话不多,为人很勤快,肯钻研厨艺;可惜长相一般,而且工资也不很高,只有600元。如果长相漂亮的我跟他谈恋爱,别说我父母不同意,就是一帮姐妹也会反对。所以,我对他异样的目光,总是视而不见……   2006年3月的一天,酒店组织我们去木兰山游玩...

  •   天气越来越冷了,早过了收割的季节,往日麦地里遍地的粮食早已不见,早先秋日里存储在地洞里的一点过冬的粮 食也被农民的无意间的一锄头彻底毁灭。   这日子该如何再过下去啊……   我忧愁的看着熟睡中肚子日渐明显大起来的妻子……是哦,我快做爸爸了,要真正尽起一个男人的责任了。可是, 家里一点余粮都没有了。我可以啃点草根对付过去,可是我不能让妻子饿着了,不能让她肚子里的我们的孩子饿着了… …   那时候,我想娶她,她妈妈嫌我们家穷,我对着她妈妈发誓:我活着的一天就绝对不让您的...

  • 办公桌子上包装漂亮的巧克力差点让我想入非非,直到接到电话才知道是方言送的。 认识方言的时候几乎不相信她已经是三十多岁的人了,保养细嫩的皮肤丝毫没有泄露出她的实际年龄,活泼开朗的个性更是充满了青春的气息。方言说我是她的幸运神,因为在认识我之前...

  • 凌晨三点半,火车缓缓入了站;整个候车厅远处的玻璃只映着我一个人孤单的身影。检票口的服务人员用惺忪的睡眼看着我手中的车票,重重的按下夹子。 我步履匆匆的走在站台边,这个站台你曾等过我多少次?十五岁小小的我,每天清晨在你家门前;双手捧着早餐等着...

  • 莉莉从小就生活在巴洛可市的乌兹堡,这是全德国最美的小镇。而她的姐姐菲姬是这座小镇上最有名的美丽女孩。姐姐有一副妙曼的身姿,会说话的大眼睛,性感的双唇。而莉莉,却像父亲一样,笨笨的身材,木讷的眼神。在姐姐身边,莉莉感到自己真像只丑小鸭。 然而...

  • 两个人分手了,最悲伤的可能是一条狗。 2013年的夏天,有天下班,大雨滂沱,我开车路过雁南路,看见我的小闺蜜段思思和她的古牧芭蕾在她家小区门口的站牌那拉锯战。 段思思要拉芭蕾回家,而芭蕾不肯,赖死赖活趴倒在站牌底下,一人一狗,形同角力。大雨里,...

  • 小J自从成功跟她的男神牵手之后,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如果说爱情能够给人脱胎换骨的力量,她则必然是这种力量最好的代言人。 当她带着矜持温柔的微笑,踩着八厘米的高跟鞋穿着摇曳生姿的豹纹长裙,画着精致甜美的妆容挽着男神走进来的时候,我们都惊呆了...

  • 1、 大成是我见过最不会拒绝别人的人。 我认识他的时候他手里还有一家书店。那时我刚毕业,没事就去他那儿蹭书,但无论待多久,他都不会介意,甚至没看完的书问他借,只要保证不弄脏,他都一概同意。 时间久了,我渐渐知道他其实不是书店的老板。 书店是个女...

  • 题记:初恋就像一壶开水,不管曾经多么沸腾,放上一段时间,终究会变成一壶凉白开。 1 2001年,我19岁,我考上了大学,我的情感世界热血沸腾。 九月,入校后照惯例开始军训,天气照惯例持续高温。大操场上,我们01级的新生,分成几十个队列,汗流脊背的练习...

总:66 页12345下一页尾页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